目前日期文章:200703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情人
真是詭譎的組合
或者應該說
奇詭的相處模式


追求時
怕再也沒機會抓住對方的手
拼了命的積極主動
排山倒海的溫柔關懷
只為了能留住對方的心


爭執時
唯恐對方死賴著自己不走似的
使出渾身解數大嗓門的責備
拼了命的加緊腳步   將對方拋在後頭
抑或用力甩上門   

"碰"的一聲

天不怕 地不怕
不怕拉高的嗓音震破了對方的心
不怕門一甩將愛情甩個千里遠   碎成一地絕望
不怕無情的責備後
                                再也沒機會抓住對方的手
                                再也無從完整拼湊對方的心



有人說
人生的方程式   是鐘形曲線
                -感情也是-

痛苦和快樂會均勻地呈常態分布
這個人曾經給你多少快樂       終究也會用多少痛苦來回報你


但我多麼希望
我的愛情 
              可以是 Chi-Square的模樣
只有幸福的單尾檢測
                                   而後將痛苦的危險域最小值化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晚
沒有夢見你了.....

或許該覺輕鬆
但我所感受到的
卻是   
       失落...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
我又見到你了
在一個類似火化場   卻又不是的地方
感覺上像是家和火化場的拼湊組合
素淨而平和




你 再度於我面前坐了起來
這次   延續上次  沒有病痛
"太好了..."  我想著


夢中的情景總是詭譎
夢中的我   問那樣的問題   是否代表什麼意義...


我用台語與你的對話    就像我小時後與你的對話般   那樣鮮明卻渺遠
我:"會寫自己的名字嗎?"
你:"會阿!"
說的同時   你拿起筆寫了起來
但第一個寫下的卻是我的名字
那樣的筆劃順序   和寫我名字的方式...
沒錯
那真的是你.....

隨後      你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夢裡的我    想起童年時
我上小學的第一天
你用毛筆細心地為我在每本課本上寫上名字
等到風乾之後
又小心翼翼地為我將每本課本裝上書套
為我謄寫功課表   整理書包


在那棟大宅子裡的客廳
你總是為我準備一切
於是那樣的場景
在我記憶中
總是那樣風和日麗而美好
即使會有下雨的日子
我依然興高采烈   迎接每一撮雨水
因為
        我知道
在這棟大宅子裡
即使天塌下來了
這棟宅子會撐著
                           而你     是我的守護神....




"燒給你的房子有收到嗎?好住嗎?舒不舒適?"
"僕人們對你好不好?"





這一晚         這個夢
並不如之前的清晰...也不如之前的長...
也或許是我遺忘了大部分的細節..


這個夢    好淡好淡...
但記憶中那棟大宅子的客廳裡
永遠那樣風和日麗而美好..
那裡的時間會停駐
                               留住我們的笑聲爽朗與陽光溫煦...


而我害怕記憶泛黃的那一刻
與你的記憶: 白雲  陽光  聲音 氣味...
我要它們一直是那樣的顏色     那樣的頻率      那樣的氛圍
像美國保存二次大戰沉沒海底的母艦般
那樣小心翼翼   那樣尊崇   那樣深邃
永永遠遠
              供來瞻仰的人們    無限緬懷



我要你是活泉
永永遠遠
               活在我心底
給我 
        歸屬的方向    走下去的動力...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晚
       我的靈魂又飛回了家
 飛回了那個
       核桃木香味與乳白色帳幕 
層層交疊
                的
                    
                    我的˙你的˙家...





跟著會動的指引
層層迴旋
                好奇而遲疑地 
不斷往下         往下....


寶藍而澄透的階梯
夢裡的我     聽不見步伐的聲音
只有心臟跳動的聲響     
驅使著我      不斷往下


階梯的盡頭
卻是火化場裡    兩個火化的爐子
一頭獅子自左邊那個火化的爐子探出頭來對我說話


夢境中總是光怪陸離

獅子告訴我    被火化的人
靈魂還可存在人世1~2年
所以
我可以透過這個火化的爐子   與他對話


我想起我在火化場時曾對我大表弟說的話:
"你確定阿公斷氣時他們有請人來做死亡鑑定嗎?"
"不知道耶"
"你知道之前報紙上有出現過那種放入棺木後又死而復生的例子嗎?"
"恩好像有看過的樣子"
"那你確定我們不用在火化前再檢查一次嗎?"
我大表弟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你想太多了....棺材裡是真空的.."


或許  下意識裡   我還存有一絲希望
能夠在阿公被推進去火化的那個13號閘口裡
與阿公的靈魂對話...



不久後
獅子的靈魂像突然地被什麼東西吸走了一樣
我緊抓著他的兩隻手不放
卻無法留住他
那吸力       好似黑洞的漩流...
裡頭的事物    無一倖免

獅子被吸走的時候
我大叫著"別留下我一個人"
奇怪的是
從頭到尾跟獅子的對話     都是英文   


獅子走了之後
螢幕上顯示
"請按這個按鈕"
"下一個: 張雨生"



弔詭的夢境
但是否  也在下意識裡暗示著我
與阿公最後一絲聯繫的可能   早已斷得分明   不復存在....?




於是   夢境又轉呀轉的
我又回到了那個充斥著佛經聲的地方


睜眼
好似每晚都確確實實的跑了那些地方似的...
闔眼
好像只是每晚另一個旅程的開始......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Mar 21 Wed 2007 15:21
  • 夢境

你的影像    
               一直在我腦中盤桓不去

而我只是假裝忘記了你
                                        卻從未接受你的死去





不只一個晚上
你在我夢中    又活了過來   坐了起來
病痛好似都消失似的
一如往昔的談笑風生         與我們圍圓而坐

我想起藥懺那天
盈卩舅媽被任命摔破的藥碗
摔了三次 
那藥碗才終於破碎

於是
那天        我看見的       是         不被病痛折磨的你...



昨晚
我在夢中奔跑    淚灑了滿街    為了找你
這次的你      仍然活著
我責備母親    為何讓你獨自出門
我害怕萬一       也害怕再也見不著你

在記憶中的那幢大房子裡跑上跑下
奔走於附近巷弄
我流了滿缸子的淚    哭紅著雙眼   跟家人說我找不到你..


夢中的場景總是這樣轉呀轉的
把真實與夢境轉得模糊不清

驀的一個轉身
襲至眼前的
是  靈堂  和  遺像...

夢裡的我     似乎能搶救什麼似的那樣拚命
彷彿只要我在奔跑的過程中    找到了你
你便能重新存在於我們的生命中...

見到遺像的那一瞬
在停止奔跑旅程的同時   醒了過來   
時間        07:50
                            ... 臉上爬滿了淚...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空寂
        孤零零地  擱淺於  搖椅擺盪過後的肅穆與戚靜

始終未來得及拾起的    那最後一點餘燼
已於木魚的歌頌聲中    悄然遠去...


已想不起  與你的記憶   深幾許
兒時「亭阿、亭阿」的呼喚聲   於耳邊響起   竟是那樣清晰而邇近


下了火車    悽惶地走上   我所熟悉的「家的方向」
記憶中的透天宅院     眼下   已為藍的素淨所包覆

時間  在這巷口似乎靜止了...
而我只是愣愣地望著    腦子裡一片空白   久久不能出聲

緩行至家門口    跪了下來    一路爬到     已躺在冰櫃中多時的你身旁
習慣性的假裝堅強    
我忍著汨汨流出的淚水   哽在喉頭     卻只是愈發難受
直到你冰冷的面容   自冰櫃的玻璃上浮現
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哀悽
眼淚如泉湧般  奔騰而下

「對不起,我沒有在你身邊好好陪伴你、照顧你...」
這是我拿著香跪拜時所說的第一句,也是唯一一句話.....


我看著冰櫃中的你
膚色仍紅潤如洗    臉龐是那樣素淨而慈祥
就像你平常熟睡的樣子般.....
「你只是睡著了,對吧?」我在心裡默默地問著自己。

站在冰櫃旁不發一語
只是頻頻地擦拭著唯一可見著你面容的窗口
深怕冰櫃的霧氣將你我的距離   拖拉得愈發遙遠.....
而淚水只是簌簌的掉     間或伴隨著強壓下的抽噎聲
阿媽哭得聲音都啞了..
我不能  再讓她看見我泛紅的眼眶---
                                                              那象徵悲傷的形狀...


煙香氤氳    裊裊盤桓、升空
劃破黯黑的寂靜
                           是形態還是人心...?
欲點還燃的燈芯    
我的心思飛得好遠好遠...
                                           一如那柱香上的狼煙徐徐... 


白手起家之初         你一肩承載貧苦困窘的重量
文化與社會漸變     你承載家計  立新舊衝突之洪流中而不敗
兒孫的來來去去---
                                新生的喜悅    展翅高飛的不捨
你仍用你日漸蒼老的身軀      無怨無悔地承載...

你的一生   
可以承載所有風浪     
做為與你朝夕相處16年的孫女
卻要到你晚年最後的那些日子裡
才體認到
「阿公....也有他所無法承載的東西阿....」
那不是別的....
                           是  孤獨...
                                與  無可奈何的悲涼...


在你最後的那些日子裡
單是見著你佝僂的身軀    心便揪結   而陣陣發痛

除夕那天
牽著你的手   攙扶你坐電梯到五樓佛堂
這一握     我的心更緊了...
曾幾何時        
照片上那健康硬朗的身軀    臉色紅潤的面頰
如今只剩下白慘慘的血色   和   一捉襟便見骨的衰弱與無力....

你的目光不再炯然有神..
時而望向遠方    時而闔上不發一語....

晌午
只聽得      坐在搖椅上的你    喃喃的說著:
「這椅子五十幾萬吶.....要多坐一會兒....」
隨後又闔上了眼睛....任心思飄向遠處如羊群般的雲朵..
而我的心   只是淌血...


似乎只在這種時候
我們才能切身的感受到
平時他們的殷殷期盼為我們所忽略時
於他們背後所灑落的那一地深秋葉落的無奈與寂寥......
                                 


你走了之後
在每個黯黑滿佈的深夜
和每個曙光初透的霜晨
我會在階梯上       發愣似地看著你所鍾愛的搖椅..
我會想起    那一個除夕天
你坐在搖椅上     那溫馨陶醉的神情     和飄向遠處的思緒舒坦
我會想起
你所遺留給我的
是永遠的親愛    和無限的緬懷...


如果還有明天    你將怎樣裝扮你的臉...?

如果還有來生    我們約定  再當一次祖孫   好嗎?


阿公....
            如果你感到孤獨   
            就常回來看看吧..
            你曾攜手走過大半輩子的老伴在這裡....
            你最疼愛的兒孫在這裡...
            臨走前曾在日本看著出生的宥孜在這裡...

我會永永遠遠地      記得你的溫暖與笑容
小心翼翼地              將你於我心埋葬

我的追思緜長恆遠
                                 如寺前的羊齒厥
                                                              一路嚼下 
                                                                              至你墳前
                                                                                               和 
                                                                                                     靈魂深處永續存在的脈動...。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