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也許這樣才是好的吧.!
我們.....再最不相愛的時候分開....這樣....才是最好的吧....!
預計趕不上學校deadline 的文件.....
到達遠比預期的早得多.....
這是一個暗示吧........



沒有了你.....
我才能了無牽掛地......去追自己的夢.....圓自我的想望...



或許該向你道謝......
感謝你與我分手....
也感謝你...
說了那麼多傷我的話...做了那麼多令我痛徹心扉的事...
一次又一次的欺騙與傷害.....
來推離我....讓我死心......



答應你的事情....我會去做.....
因為我討厭.....像你那樣的欺瞞與不負責任...
所以....我仍會為你盡最後一份心力.....
琴盒的事...我仍會替你問的.....
手錶....或許該向你要回了....那是我的心的碎片...
既然無意修復....就請還給我吧....
我會用時間和忙碌.....慢慢治癒.....



之前沒讓我帶走的衣裳....
我想此刻的你....是樂於讓我帶走的罷....!
先前冀望你預留幾天給我....
現下想來....也許不需要了罷....!



一天就足夠了....
把領帶和弱音器拿給你後....
向你交代琴盒的事....
從你那....拿回屬於我而你已厭倦留下的東西後....
將手上已無任何意義的戒指交還給你後.....
我會轉身離去.....
成全一個人的瀟灑...



即使轉身過後的我.....
會淚流滿面.......
我仍會將最美的笑容留給你..............

                                                                May 21, 2007
                                                                   Kobe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心悸      只是漸趨猛烈地    襲擊著我的一切
於是      昨晚       我再也無法忍受     不顧那一切可怕的副作用      
將藥片     吞嚥而下




每一晚      我都難以入眠    
因著阿媽各式各樣擾人清夢的呼嚕聲      也因著不聽使喚的心悸難受
總要過個兩三個小時才能入睡      
好不容易睡著了     卻又被阿媽的呼嚕聲吵醒...


就這樣     我開始害怕每天睡前與早晨意識復甦的時刻...
因為         那是我心悸最劇烈的時候...
或許有那麼一些時候       憑藉著自我的意志力     我克服了心悸而安眠
但總是淺眠      總被呼嚕聲吵醒....一晚醒來數次....


難以入睡...淺眠...一晚起來數次...早上又時常昏睡卻也睡不足...
有時早上很早就要出門也必須早起.....


好似只要一有意識         我便記起了心悸........




我想起高三前的自己      總將壓力  沮喪    難受   傷悲    一舉吞下
時常都只是藉著洗澡時蓮蓬頭的水聲潾潾         去洗淨掩蓋自己的淚水...




現下的自己....為什麼無法再那樣堅強.....
如果可以回到當時的自己....我想....我能夠很快平復的吧......





有些人  能夠叫囂   那或許   是種幸福罷....
我連大叫的勇氣  和聲音  都沒有.....


這天     撐著傘    走到下山手公園
大雨滂沱     此刻       雨下的公園泥濘     空無一人
站在雨中    我只是靜靜的落下淚
我想像自己能大叫出聲      對著這無情的一切      宣洩而肆無忌憚...
卻發現    聲已啞....
這是多麼可悲....想叫   卻叫不出聲.....
於是我收起了傘....任自己為雨點拋打....
直到在那樣冷颼颼的天     
我     全身溼透
直到     再也分不清落下的   是雨水還是淚水...
我   才甘心似的    自下山手公園   走回了舅舅的住處...



如果存在    我希望   有那樣的幻影...
那麼   或許我能看見傷痛的形狀....
那便會有方法治癒的.......


我不要這樣看不見的無形的傷痛.....
讓我無路可退....無路可走.....
讓我連治癒的方法....都沒有.......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清晨   黯黑的夜幕尚未升起

四點   我在寧謐的蒼穹下   踽踽獨行






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時         房裡的燈光已全亮著...
下樓開了鐵捲門       我踩著夜幕的面紗滑行        為一天掀起嶄新的扉頁



清晨五點         接送車已在家門外等著
放上行李         買了我從小吃到大的八德豆漿
我        帶著些遲疑      忐忑不安地        踏上旅程....



05:20     曙光初透     天容漸漸明亮     彷彿可以摸著黎明的腳步似的     
               那樣邇近     卻又不可觸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破曉      如夕陽般的酒紅     畫家筆下刻意描摹的雲彩
               紅通通的     像極了寶寶的兩頰    那樣柔軟紅潤     不帶一絲刺眼的迫近
               於是此刻     我想起了一種名為 Tequilla Sunrise 的雞尾酒
               倘若能夠剪一段日光      將之拋打入 Tequilla Sunrise 中
               那將會是怎麼樣的極致    怎麼樣幸福的華美
               那是我所無法揣摩的風味       想望的心思如花瓣彩然於風中繽紛飄然又四散....




06:00     我已於登機口等待
                日光如絲線    又如柳絲         
                穿過登機口的迴廊    於我腳跟近旁   折射   投影.... 解我心頭的霜...  
                昨日甫乘高鐵自台北南下的我
                24小時過後的現下   又再次搭機返回總是陰雨霪霪的北部...
                只是這次...我希望能多停留一會兒....
                至少等到你醒來後的時刻.....我便能在搭機出國前   最後一次   傾聽你的溫柔綿密...               
                但我的班機畢竟太早          
                傳了封簡訊給你後         回信還來不及收到       我已站在另一處艷陽的天空下...




當地時間13:00      出關西機場     我回到這個2月我才造訪過的地方
對這裡的一切        還是那樣熟悉        熟悉到         我完全不覺得我出了國門...
只是上一次出這個機場時      離我班機抵達的時間已過一小時餘....
當時的我意外地喝醉了.....
那時的天空      黑沉沉的     冬日的風勁     吹得人直打哆嗦      
             但我的心     卻很溫暖...
現下的天空      清亮亮的       不減的風勁    於艷陽下吹送拂掠

            然我的心     已凍結成冰晶片片



 






 





13:20   機場接駁公車到來


            一路上   印象中為漆黑所蒙蓋的海面


           此刻如絢爛的五彩石般   於金黃色陽光的折射下  閃閃發光


           海面上   漣漪圈圈


           心湖    也能如此平靜無波嗎…..?



 






 






 





我不是那種  能夠將心頭的不快


趁著飛機飛過的嘈雜   抑或向著海面上地平線的彼端   大叫宣洩的人


即使時常去看海     常常   也只是靜靜地看著….


看著那一波波碎浪   與遠處湧升起   復於我眼前落下無痕


我亦曾於海灘上縱情忘我地奔跑  望著群鷗翱翔天際  或佇沙洲   或水面輕點


日光如射線般   直射於蒼穹底下的每一處微米   


海風徐徐    雙腳浸於冰冷的海水中   淺層溫煦   底層涼透



 






 







這是我現在的心罷…..


淺層溫煦   底層涼透….


即使我多麼奮力地   攫取每一脈日光   每一道溫度的磁場


那終究    只能是淺源的熱能


體內存在四季似的   


與心臟脈搏連結的手掌與指尖……依然白雪皚皚



 






 







而我的掌心只是等待..於那雪之國中忐忑冀盼


等待春花的綻放繽紛    等待春葉上那青翠的脈動…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月的春雨       那樣急促    那樣滂沱
雨過天未青
                    泥濘中
                               我的心    
                                          已悄悄萌出春芽。

向晚的街道上
我的情感    
                亦隨著春雨的律動   跳躍˙綿延...





韋瓦第的協奏曲春..
貝多芬的奏鳴曲春..
今天..我勇敢地...面對了你們...


一直拉不出那樣的感覺
之前不管曲子再怎麼修   總是顯得那樣刻意而不自然


今天的春
就像外頭不尋常的春雨
來得那樣突然     那樣滂沱
韋瓦第的嚴謹     貝多芬的奔放
我靜靜閉上雙眼     用我最真摯的心靈去拉奏


於是   此刻
我終於了解    所謂一個人將所有的情感傾洩於琴上的感動     是何等的優美    何等的享受


我的技巧或許還差很多
但   今日的琴音    卻異常甜美
拉奏巴哈時
音  沒有不準    強弱也做得分明   
弓速不再過快     手腕不再抽弓
眼睛是闔上的   
那樣的光景    好似月光穿透那葉上青翠的脈動     灑落一地銀片
叮叮噹噹     那樣寧靜     那樣甜美
在一瞬間       我      似乎了解了巴哈藉著曲子想傳達的意念


於是    我想起米奇要野田妹直面音樂的那一幕...
所謂開竅便是這麼回事吧...?
像是突然被音符與節奏環住了般
所有情感     於我所鍾愛的小提琴上表露無遺...



今日的甜美   不刻意   不矯作
是我所從未聽過的聲響與自然
是我所從未體驗的感動與美好


我一向喜歡自然的感覺....
而今日終於直面音樂的我
    今日終於拋棄所有世俗眼光   勇敢表達自我的我....

終於嗅到了那股自然的感動....
                    那股泰然的自在.....






希望你    常伴我左右
我知道    我會有勇氣    面對生命所有意義
我知道    我會將每一刻的感動永銘於心     不再對未知的未來畏懼..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