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活  其實  簡單不過。


努力做個循規蹈矩的人
    努力做個不願意循規蹈矩的人。

總是為自己設下種種規範要求自己遵守     而後再努力的打破所有自己所設下的規範。


這就是我全部的生活。

 

前些天跟朋友聊天     才發現自己的生活    

其實不管到了哪裡    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動。

不外乎就是這些: 音樂,學校,朋友。

 

我所有的改變,是心境上的改變。

同一件事在我迥異心境的催化之下會導致完全兩極化的結果。

這是我很大的致命傷   我真的知道。

但即使經過了這些年   我想    我仍然學不會所謂的教訓

 

心境如綠意盎然的山谷時   無論做什麼總是如此得心應手而令人驚艷

雲霞捭闔   生彩出光    好似天地為我而開     而我能依稀看見前景璀燦

只是總有出奇不意的雪祭   毫不留情地向我襲來   

而大部分時候   在那心境的山谷之上   總是白雪皚皚

 

於是我的學業  生活  所有   一落千丈。

就單單是心境上的不同    就能決定我是在谷底漂流    還是在山巔奔馳咆哮。

我一直希望自己 不管在任何的景況下   都能泰然處之   不起一絲漣漪。

 

竭盡心力   想讓自己的表現即使是在多麼困厄的環境下    也能有相當的水準

只是  范仲淹所謂的不以物喜,不以己悲

我始終只能於腦中傳誦   做不到    學不會。

 

我想多半是因為自己不願服輸的個性罷!

即使心知肚明   這樣的性格會把自己害慘   卻仍然這樣堅持著。

總是不願麻煩別人   怕帶給別人麻煩    

不願讓人看見自己流淚   即使是在最親近的家人面前……

於是外公過世的那晚   我獨自站在他的棺木旁靜靜的流淚    不帶一絲抽噎

不願暴露自己脆弱的一面   所以總在大局中支撐著   讓人依靠

 

總是不甘心地   不想承認自己的脆弱

卻還是得無奈的面對自己一點也不堅強的事實

總是這樣的倔強   這樣的好強....究竟堅持些什麼?  沒有答案。

 
---


我的生活

自從離開辯論圈後    便一直在orchestra裡打轉

一轉瞬也好些年了。

但這些年   音樂已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所以我無法不帶著我的琴 ..

那絶不只是害怕一年後技巧生疏  而是 一天不架琴拿弓便足以令我難受   朝思暮想。

 

幾年前因為辯論   結識了很要好的知己

卻也因為辯論所留下的回憶   令人痛得深刻

讓我毅然決然的選擇離開   並誓言永不再踏入這個圈子。

 

而我也真的這麼做了...那之後我便一直待在orchestra裡過著平靜而恬實的日子。

只是偶爾總會想起那些口若懸河的日子

與辯友有著如革命情感般深厚情誼的歲月

總是被耳提面命的三三三奧瑞岡

來回奔波於各地的圖書館找資料

坐在速食店中看著日升日落  不斷的反推  舉證  提論點....

一天當中角色不斷變換  這場正方  下場反方

這場一辯  下場結辯

究竟打了幾場比賽  自己都不記得….

 

 

今年9月初上台北參加 EDP的時候

在最後一天的Summit   我的角色是 supporting personnel

按下台上的麥克風鍵   

開始滔滔不絶的回答所有國家代表針對我們的communique所提出的問題

當時一個跟我一起參加EDP的高中同學    對我感到很訝異

畢竟認識那麼久  從沒見過我在台上那樣講話的樣子

 

是的     那就是我在辯論場上十分之一的表現

是的     在離開辯論圈後

我幾乎把這樣的能力完完全全的隱藏

 

辯論場上需要氣勢凌人

黑的也要講成白的

只要你援引夠多的資料來支持你的論點

並讓對方無縫隙可鑽   你就站得住腳

 

我不喜歡用氣勢壓人   更討厭違反我自己的原則

或許在我心中黑白太分明   我無法容忍自己硬是將錯的講成對的

這是我不考慮當律師的原因之一....

當錯的事被我的嘴巴說成對的    無辜的人反而受到了懲罰

公平與正義又在哪裡呢?

 

所以我完完全全的隱藏    必要的時候拿出來一些一些的使用就可以了...

這是一種必要的技能 溝通與協調方式   卻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方式....

我很清楚這一點。

 

只是偶爾會想起那些曾經

我不緬懷   更不想回去那個圈子   即使在那個舞台上能夠發光發亮...

相較起來待在Orchestra裡讓我要輕鬆自在許多  當然  也快樂許多。

 

所謂道不同 不相為謀

因為心中有著清楚的分界線    對於自己想要的生活和必須的技能之間

所以知道自己想追求的    其實只是簡單和快樂   如此而已。

 

---


最近在聽一首歌
 <傻瓜與野丫頭>

聽完之後   莫名的很想重拾我的國際標準舞

(我想跳舞的慾望升起是在看這個MV之前喔...看了有點驚訝居然跟我想的舞步很像)

(不過基本上這首歌光用聽的就會讓人不自覺的想跳舞XD)

好久沒跳了...快一年了吧....

LSE 之後 其實有想過要去參加這個Society的不過一直沒找到...

還有很大的原因是...沒帶舞鞋 = =|| 尤其我的鞋子..非常的難買!!!!!

 

 


再來個超級星光大道的版本

其實我覺得方志友真的很可愛

讓人感覺很甜很舒服

不過後來出國就看不到星光大道了   不知道被淘汰了沒

雖然外表跟個性很甜美   不過她的歌唱真的要再加油就是了




---

想學的東西實在很多   最近應該會跟千雅學滑冰

目前還在搜尋倫敦附近不貴的ice rink XDD

之前就一直很想學

早知道在台灣的時候應該要好好利用便宜又高級的Taipei Arena  

 

去年接待滑冰選手的時候  

那次千雅是國內賽的選手  拿了冠軍呢!!!

 

我這個人 實在是很貪心..

violin 一半   國際標準舞一半   現在又要去學新的東西  

雖然這些都不是我一時興起的念頭   都是累積很久的想望 

只是剛好時候對了   機會來了  

希望最後不要用鼯鼠技窮那句成語來形容自己就好..

 

其實我今天真的不知道自己在打什麼東西

連續幾天看日出我想今天就到這裡好了

晚安...^^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