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遇見千雅。

好一陣子沒連絡上
最近千雅的網路終於好了    約了一起去看 changing of Guard


---
大一剛進政大時    就去audition成為金旋獎的工作人員
當時千雅是我們公關組的組長
一切的故事就這麼開始。

當時    誰也不會想到   三年後    我們竟會在離台灣幾萬公里遠的地方重新起始。


金旋獎結束後   其實也有一年沒有聯絡
偶爾在趕課的途中碰見    總是匆匆打了個招呼    又風一樣的飄過


大三時    因為一個學生說工作需要   要學商業書信寫作
當時千雅國貿系的課程中   正好修過相關的內容 
於是   因緣際會地又與千雅聯絡上


幾天之後    千雅問我能不能去幫忙接待比賽選手
ISU Junior Grand Prix of Figure Skating
我自然是毫不猶豫的就答應了

當時  是我第一次知道千雅會滑冰。

在我接待的第一天    千雅比完國內賽   拿下了冠軍
比完賽後旋即換下衣服幫忙接待國外選手
我想  她應該是我看過最美的滑冰選手

在那次接待的過程中   發現自己工作狂的潛質
於是那一刻我才理解   原來對於自己喜愛的事情   我可以不眠不休而絲毫不感到疲累
我想   即使當時他們不發薪    我也會心甘情願的將所有做到最好

工作結束回到宿舍   突然想起有個Azerbajan 的教練跟我說她沒拿到她的行李
本來要睡了   馬上又從床上跳起來    打電話到飯店請他們處理這件事
這個教練只會說俄語   不太能用英文與人溝通
所以從她打國際電話   要求換飯店房間   和行李未到的問題
都是指名找我幫她處理
想著她來到台灣   又無法用英文與人溝通   沒收到行李一定恐慌極了
我不喜歡無助的感受    
當我想到她可能有的害怕   就讓我無論如何也要替她處理好我才能安心

或許就是這樣莫名的使命感     那種被需要的感覺
讓我為他們做什麼   都甘之如飴

我想起高中時一個老師曾經問我們
"超人的定義是什麼?"
台下一陣討論。
幾秒後   老師說 '超人,就是做到別人無可取代!"

那次接待完後   我突然理解   
能夠做到別人無可取代    是一件多麼辛苦卻幸福的事!
感覺有點類似   一年前老虎去臺大醫院實習時   我跟他說的話
那時我告訴他   在我看來   能成為一個醫生   其實   是一種幸福的特權。
雖然大部分時候   必須無奈的看待與面對疾病和死亡    或許還伴隨著無能為力的無力感
但  還是有那麼一些時候   你知道自己能夠為他們做一些什麼
即使這些你認為自己有能力挽救生命的時刻總是那樣稀少
但   已經足夠了
要知道   大部分時候   多數人是想做些什麼   也沒有能力做到的...
就像當時我看著外公痛苦的面容   和日漸消瘦的身軀  
我沒有一絲一毫的能力為他做些什麼
我能做的   只有等待─
                                        等待死亡不聲不響而無預警的降臨。


所以   醫生  其實在某方面而言    做到了專業上的無可取代
但並不是每個人的志向都是懸壺濟世    
"一日之所須   百工斯為備"
社會上需要各式各樣不同的人   demand 和 supply 才會達到 efficiency
只是每個人   選擇用自己的方式    去回饋這個社會


那次接待結束後   我希望能做到的    是語言性與專業性的無可取代
只是    至少現在看來    我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

出國前的暑假   又意外的與千雅聯絡上
當時她問我能不能出席一場"法蘭瓷"的比賽(?)
只是當時我人在高雄    event 在台北
除了每天晚上騎車去練聲樂以外    還幾乎天天搭火車去台南上課跟ToastMaster
一邊跟LSE 聯絡    不知道哪來的那麼多問題要問
一邊跟政大國交中心拉鋸    獎學金的問題弄得我焦頭爛額
當時手邊太多事情要忙   已經不是蠟燭兩頭燒可以形容
沒問千雅太多   婉拒了她的邀請
當然也不知道她申請了倫敦的學校


9月   赫然發現千雅在倫敦
一問之下   才知道她在 London Institute of Arts 唸6個月的 Fashion Marketing
當時我的獎學金還在開會審核當中
心裡忐忑不安   一顆心上上下下
直到終於在搭機前一週接獲審核通過的通知
才匆匆忙忙的問了千雅一大堆問題
真是很謝謝她阿~幫我解決了大部分的問題


到倫敦之後   手機還是千雅帶我去辦的
不過之後她的網路有問題   
直到最近才又重新聯絡上

---

想起Kitman生日那天   跟我說可以找時間一起去看衛兵交接
剛好跟千雅約了   所以就一起去


等待衛兵交接的時候   人潮是愈來愈多
不過還好沒有多到我無法忍受的地步   
我不太喜歡人多到令我窒息的感覺...


開始之前   有個類似警衛的人   看上去像在做宣導的
說什麼倫敦治安本來很好    只是criminal 都從別的地方搭交通工具來
所以讓倫敦變得危險了..........|||


總覺得皇室應該要做個看台給民眾看衛兵交接
隔著柵欄什麼都看不到 = ="
尤其像我這樣身高的人    隨便來個高大的歐洲人就完全擋住我的視線了

當時看到旁邊很多女生    坐在男朋友的肩膀上  為了看清楚衛兵交接
心想著: 這些男生真是偉大

結果 Kitman居然說: 你如果輕一點的話   我可以試試看扛妳  不過應該會很累
我說: 還沒扛上去你就先被壓死了! 你扛千雅好了~她只有40公斤 ^&^
(總是被人開玩笑   我看上去是真的很好騙的樣子嗎     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衛兵交接結束後   送了Kitman去搭地鐵
我跟千雅本來想去 Hyde Park
不過想想   應該先覓食才對
看了看附近好像沒什麼地方可以吃飯
於是   就臨時起意   到Holborn那附近   吃完飯可以順便帶她去看看LSE


去了每次去LSE都會路過   但從來沒進去過的 Shakespear's Head
進去之後發現它的價錢很ok    
吃飯環境很不錯   又很平價    幾乎跟我吃subway的價錢差不多了

聊了很多事情   畢竟真的好久沒見。

發揮遊客的特質不停地照相
發現兩個人拿的是同色系  一模一樣的 Sony T20!!



帶千雅逛了好小好小完全不像校園的LSE
她說我們學校比較像是巴黎的學校   就座落在街頭
看起來很像一般的Commercial Building
然後說那個小小黑色的LSE掛牌很像商店

千雅 10-minute tour at LSE: Old building看起來很漂亮  圖書館很棒
(其他不能看的意思)


之後坐公車去 South Bank
一如往常的熱鬧非凡
只是雨絲落下   變得有些冷峻

逛了一家叫 Foyles的書店
書比 Waterstone多很多   只是排放得有些雜亂
有點像是台灣的誠品跟101裡的Page One
大部分時間我是去誠品看書   
但我要買的書通常在Page One裡才找得到      是一家排放雜亂但書很多的書店


而後經過了一排站立的街頭藝人
經過了這個的時候
千雅說: 哇~她好厲害喔! 都不會動耶! 不會因為太冷而微微顫抖之類的!
(我簡單的頭腦完全沒有考慮到氣溫的問題)


本來想去坐 London Eye   
看了看票價   再看了看灰濛濛的天空   
兩人決定等天氣晴朗的時候再來   不然15 pounds 花得太不值得了~


意外發現附近在展 Dali
於是跑進去看  順便避風雨
發現Dali要 12.xx pounds     不過隔壁的Adam(?)免費
所以........雖然Dali很吸引人  但價錢實在高得令我們馬上就決定看隔壁的Adam   XDD


Adam的作品完全看不懂   兩個人很困惑的盯著每一幅畫發呆
都是隨性的圓圈和線條    還有奇怪的臉孔
本來想照下來給唸美術系的京璇評價一番     後來還是作罷    


走出來後發現居然天黑了   才下午四點......||
看起來很像晚上九點   該回家了
兩個人一路上一直在討論要不要吃冰淇淋
最後因為冷天吃冰對身體不好   決定不吃  XD
本來打定主意各自回hall的兩人   
走過 Golden Jubilee Bridge   到了embankment 地鐵站前
我跟千雅說: 這條路走上去很熱鬧喔~要不要走去看看再回去?
"好阿!"
於是走上去以後就沒再走回來了


兩個人開始沿路逛商店  經過charing cross
最後不知道怎麼走的又走回了 LSE 附近的 Savoy Theatre
索性就從那裡走去 Covent Garden
去 Disney 商店裡抱了娃娃  滿足自己每天晚上睡覺床上沒玩偶的空虛
逛了些小商店和攤子   很開心的又從Holborn 去 Oxford Circus

一出站就去了 French Connection
品牌縮寫 fcuk    實在很容易讓人看錯  = =a

街上一排商店   這裡果然是shopping street
聖誕節快到的關係   街上佈置得五光十色   很有白色聖誕的氣息



先去了在日本時很愛光顧的 UNIQLO
進去之後大失所望
已經完全轉變成 Londoner's style了....
過度樸素   而且價錢貴了三倍


走到了千雅買外套的 Dorothy Perkins
雖然現在覺得很冷  不過看到price tag上的價錢後
直覺現在還不到我買外套的時候......||



見許多鞋店都高掛著 Sale 的牌子
於是兩個人逛起了鞋店
我的腳阿......
這種感覺實在是有些無奈
看著滿山滿谷的鞋子    然後發現沒有一雙合腳 


九點   這次真的要回家了
雨愈下愈大    冷得人直打哆嗦

搭地鐵的時候   想著Rui會在這換 Victoria Line
不知道下班了沒
想著早上那麼早挖他起來趕他去上班
他現在一定累壞了


搭到 Bank 後跟千雅說掰掰    她繼續搭到 Bethnal Green



今天是很開心的一天
不過我呱啦呱啦的講了好多話   真是苦了千雅了

果然女生一開始逛街就停不下來
兩個人都不知道走了多少路
重點是.....在下雨



---又是流水---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