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最近處於大爆炸狀態當中
還是不怕死的忙裡偷閒看了幾部電影
今天終於hand in 自己的心頭大患
把Marketing的essay交出去後   心中的大石總算落下不再懸宕
整整六、七頁阿........


這部電影   其實在出國前台灣就上映了
只是    因為一直沒辦法袪除成見
來到這裡後   即使已經下載了很久放在電腦裡
每次打開看不到一分鐘就關掉   因為看不下去


Nodame Cantabile 的後續效應實在太強

才氣縱橫又霸氣十足的千秋    
突然成了這部電影中一名有皮膚病的文弱攝影師....
怎麼樣都無法改變之前腦中根深蒂固玉木宏的形象


後來也不知道怎麼看下去的   
或許是某一天深夜真的已經寫essay寫到暈頭轉向
腦中出現的只剩下facebook和iPod的行銷策略分析
凌亂灑在桌上的Harvard Business Review 還有material
...........................

不過   這個導演   令我很佩服
在這世界上   不同的人   扮演不同的角色
用各自的方式   給他人感動
但其實   最深邃的情感與激動    對我而言
是任何語言與文字   都無法詮釋與闡述的...


整部電影   淡淡的雲彩   淡淡的情感
一點一滴   攢簇累積
在最後的攝影展   就這麼藉著鏡頭與燈光的移轉與引領
不消言語
純白的牆上   一張張的面孔   一舉手一投足
好似踏著時光的扉頁     渦渦˙漩漩
迴流-
          喚起所有最初最真的悸動...





被誰撈起   從那回憶的漩流    時光的巷弄?
                                     耳畔響起的   是否是尤里西斯的笛聲

泛黃的扉頁   似深秋飄落的三葉楓    於身後嚓嚓作響。




是阿     最真切深邃的情感與激情
             最單純沒有理由的感動
不消隻字片語    便能傳達
唯有感受的人    能意其境。

---

這種感覺
和我一年前看的<現在很想見你>   
很相似的感受....





---

在這之前   看了周杰倫自導自演的<不能說的秘密>


對於周杰倫    我一直保持著很中立的態度
我承認他真的是個很有才華的創作型歌手
只是   咬字含糊不清的"特質"    讓我一直對這個人的評價有所保留


這是他第一部自導自演的電影
或許因為態度一直都很中立   沒有什麼期待  
自然就不會有所謂預期與實際不符所產生的gap
似乎很多人在看這部電影之前  就已經知道劇情大綱和大致的內容
跟<現在只想愛妳>一樣    我又是在完全不知道內容的情況下看了這部電影


看完之後   又是一種說不出的感動
尤其又是以鋼琴為主軸    更是讓我深陷無可自拔





不過   到底還不到中毒的地步
一個朋友看完這部片後   
<不能說的秘密>簡直被他放在嘴邊拿不下來了 


或許   音樂對我   真的是很強大的Appeal
不管在哪裡   只要聽到熟悉的樂曲   就會不自覺地往那個方向走去
對於曲子幾乎是過耳不忘
罩門是sight-reading 很差
但只要拉過一兩次   就能背出大部分的樂譜
所以其實拉琴的時候   我都只是假裝在看樂譜
其實都只是憑藉著腦中所背誦下來的旋律在拉奏

記得有一回拉 Mozart K.136 的時候
每每到一個小節   冠廷就轉過頭來看我
後來團練結束時   走過來很不解的問我:
"這裡...明明是#F..為什麼妳一直拉A 呢...?"


很不好意思的修正了
這是因為高中時一直是拉二部小提琴的緣故
所以對於一部小提琴的音   都是用聽的   不知不覺地背下來了
大學後一直在一部小提琴    但腦中的旋律是高中時用聽的背下來的
所以就時常出現音有誤差的情況

這也是很不好的習慣吧 ^^"


Lent Term 的一開始   拉的是 Brahms的第二號交響曲
拿到曲子的時候雖然心想    如果是第一號就好了
不過   後來想想   還好不是一號   因為實在是太悲壯了
LSE Orchestra 的人果然很強阿~
第一次合就拉出了整首曲子的大概輪廓   
跟第一號是完全不同的感覺   
音符在視線與腦海的轉換中跳躍   好久沒有這麼快樂的拉琴了


我想我或許真的是不太喜歡舒曼
在聽他的第一號~第四號交響曲的時候   有好多地方都很雷同
尤其是快速音群的部分和樂句結構
不管拉再多次   都無法像那天第一次合布拉姆斯一樣   
有很強烈的撼動與喜悅在心中蔓延    


這大概也算在罩門中的其中一項:
-難以克服的先入為主的成見-   = =a



---

也不知道自己這個星期以來到底只睡了多少
今天臨時接到了電話   二話不說又衝去Victoria 那陪小朋友練琴
心想著: 我還真是隨call 隨到阿~

因緣際會的接了這個工作    算是   運氣好吧?
並不是一般人所想像那樣輕鬆的工作
因為同一時間內必須做很多事情
盯姿勢  弓法  指法   幫他看譜
解釋譜上的義大利文跟拉丁文給他聽    告訴他拍子怎麼算
不時的要唱給他聽   要示範   
像是今天Handel的曲子拍子不好算   打拍子打得我雙手通紅
不過   因為是我的興趣    小朋友也很好相處    
所以   說是  幸運

不過  剛接這個工作的時候   倒是讓我吃了一驚

-接了一個   叫Curtis的小朋友    XD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京璇
  • 歐齁齁
    恭喜新年好啊!
    交響出S-P了妳要趕快看^^


    人家喜歡舒曼~~
    像那個夢幻曲阿...
  • Quesara
  • Re:璇

    我已經完全跟台灣脫節
    請跟我解釋一下S-P是什麼?= ="
    (特別紀念版的意思嗎?)
    而且我是要去哪裡看....|||

    舒曼的夢幻曲嗎..
    我還沒聽過耶~
    我說妳...很久沒寫東西了吧!
    快寫一些報告妳的近況!
  • 京璇
  • Special Piece
    通常是在續集之前試探市場的參考
    順便可讓觀眾的熱情不要在續集播出之前的等待中熱情降溫
    當然有些只是第一集的特別版
    不代表一定會出續集醬子
    交響應該要等到漫畫完結篇才會拍續集吧
    而且成本實在太大....


    我的相簿有更新啦~~許多白癡的照片都在裡面
    妳可以看看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