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
我又見到你了
在一個類似火化場   卻又不是的地方
感覺上像是家和火化場的拼湊組合
素淨而平和




你 再度於我面前坐了起來
這次   延續上次  沒有病痛
"太好了..."  我想著


夢中的情景總是詭譎
夢中的我   問那樣的問題   是否代表什麼意義...


我用台語與你的對話    就像我小時後與你的對話般   那樣鮮明卻渺遠
我:"會寫自己的名字嗎?"
你:"會阿!"
說的同時   你拿起筆寫了起來
但第一個寫下的卻是我的名字
那樣的筆劃順序   和寫我名字的方式...
沒錯
那真的是你.....

隨後      你寫下了自己的名字  


夢裡的我    想起童年時
我上小學的第一天
你用毛筆細心地為我在每本課本上寫上名字
等到風乾之後
又小心翼翼地為我將每本課本裝上書套
為我謄寫功課表   整理書包


在那棟大宅子裡的客廳
你總是為我準備一切
於是那樣的場景
在我記憶中
總是那樣風和日麗而美好
即使會有下雨的日子
我依然興高采烈   迎接每一撮雨水
因為
        我知道
在這棟大宅子裡
即使天塌下來了
這棟宅子會撐著
                           而你     是我的守護神....




"燒給你的房子有收到嗎?好住嗎?舒不舒適?"
"僕人們對你好不好?"





這一晚         這個夢
並不如之前的清晰...也不如之前的長...
也或許是我遺忘了大部分的細節..


這個夢    好淡好淡...
但記憶中那棟大宅子的客廳裡
永遠那樣風和日麗而美好..
那裡的時間會停駐
                               留住我們的笑聲爽朗與陽光溫煦...


而我害怕記憶泛黃的那一刻
與你的記憶: 白雲  陽光  聲音 氣味...
我要它們一直是那樣的顏色     那樣的頻率      那樣的氛圍
像美國保存二次大戰沉沒海底的母艦般
那樣小心翼翼   那樣尊崇   那樣深邃
永永遠遠
              供來瞻仰的人們    無限緬懷



我要你是活泉
永永遠遠
               活在我心底
給我 
        歸屬的方向    走下去的動力...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