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   黯黑的夜幕尚未升起

四點   我在寧謐的蒼穹下   踽踽獨行






微微睜開惺忪的睡眼時         房裡的燈光已全亮著...
下樓開了鐵捲門       我踩著夜幕的面紗滑行        為一天掀起嶄新的扉頁



清晨五點         接送車已在家門外等著
放上行李         買了我從小吃到大的八德豆漿
我        帶著些遲疑      忐忑不安地        踏上旅程....



05:20     曙光初透     天容漸漸明亮     彷彿可以摸著黎明的腳步似的     
               那樣邇近     卻又不可觸
               我從未見過這樣的破曉      如夕陽般的酒紅     畫家筆下刻意描摹的雲彩
               紅通通的     像極了寶寶的兩頰    那樣柔軟紅潤     不帶一絲刺眼的迫近
               於是此刻     我想起了一種名為 Tequilla Sunrise 的雞尾酒
               倘若能夠剪一段日光      將之拋打入 Tequilla Sunrise 中
               那將會是怎麼樣的極致    怎麼樣幸福的華美
               那是我所無法揣摩的風味       想望的心思如花瓣彩然於風中繽紛飄然又四散....




06:00     我已於登機口等待
                日光如絲線    又如柳絲         
                穿過登機口的迴廊    於我腳跟近旁   折射   投影.... 解我心頭的霜...  
                昨日甫乘高鐵自台北南下的我
                24小時過後的現下   又再次搭機返回總是陰雨霪霪的北部...
                只是這次...我希望能多停留一會兒....
                至少等到你醒來後的時刻.....我便能在搭機出國前   最後一次   傾聽你的溫柔綿密...               
                但我的班機畢竟太早          
                傳了封簡訊給你後         回信還來不及收到       我已站在另一處艷陽的天空下...




當地時間13:00      出關西機場     我回到這個2月我才造訪過的地方
對這裡的一切        還是那樣熟悉        熟悉到         我完全不覺得我出了國門...
只是上一次出這個機場時      離我班機抵達的時間已過一小時餘....
當時的我意外地喝醉了.....
那時的天空      黑沉沉的     冬日的風勁     吹得人直打哆嗦      
             但我的心     卻很溫暖...
現下的天空      清亮亮的       不減的風勁    於艷陽下吹送拂掠

            然我的心     已凍結成冰晶片片



 






 





13:20   機場接駁公車到來


            一路上   印象中為漆黑所蒙蓋的海面


           此刻如絢爛的五彩石般   於金黃色陽光的折射下  閃閃發光


           海面上   漣漪圈圈


           心湖    也能如此平靜無波嗎…..?



 






 






 





我不是那種  能夠將心頭的不快


趁著飛機飛過的嘈雜   抑或向著海面上地平線的彼端   大叫宣洩的人


即使時常去看海     常常   也只是靜靜地看著….


看著那一波波碎浪   與遠處湧升起   復於我眼前落下無痕


我亦曾於海灘上縱情忘我地奔跑  望著群鷗翱翔天際  或佇沙洲   或水面輕點


日光如射線般   直射於蒼穹底下的每一處微米   


海風徐徐    雙腳浸於冰冷的海水中   淺層溫煦   底層涼透



 






 







這是我現在的心罷…..


淺層溫煦   底層涼透….


即使我多麼奮力地   攫取每一脈日光   每一道溫度的磁場


那終究    只能是淺源的熱能


體內存在四季似的   


與心臟脈搏連結的手掌與指尖……依然白雪皚皚



 






 







而我的掌心只是等待..於那雪之國中忐忑冀盼


等待春花的綻放繽紛    等待春葉上那青翠的脈動…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