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沒有買票  就衝動地跑去國家音樂廳..


室友說我簡直是沒帶大腦出門..
因為外頭下著滂沱大雨
而我竟穿著白色長褲出門..
但我出門的時候沒下阿..= =||


匆匆忙忙趕到現場的時候
櫃檯上高掛的牌子寫著: 今日音樂廳之門票已售罄
我還是不死心的問了櫃檯人員
得到的結果自然是一樣的


心想著自己是笨蛋嗎....?   囧
坐捷運又不是不用錢  
千里迢迢跑來這   卻不得其門而入
心中的失落不言可喻


不知道恍神的坐在那多久
突然櫃檯小姐興奮的大喊: 這裡有多十張票  請大家排隊...
原來是有一位小姐  一次訂了十張票沒來取
於是在演出前一分鐘     我買到了票價720元的票
如願地進了國家音樂廳


心想著自己真是幸運阿! ^^



上半場有些無聊
差點睡去
好不容易下半場終於盼到了希拉蕊˙韓
她穿著一襲頗有中國風味的禮服自舞台後方步出
以往看著她的宣傳海報
總覺顏面冷峻    似乎難以親近



這日看到她時     卻完全將之前的印象推翻
她年輕   熱情    面對觀眾時總漾著熱情的微笑
感覺得出那是發自內心的笑靨   而不只是禮貌性的做做樣子
她  謙恭有禮    完全沒有一絲張狂和過度的表現欲
一架起琴來     便好似鑽石般光彩照人   架式十足   而琴韻悠揚如歌



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中
有一段抒情的旋律    一直是我所非常喜愛的
我閉上雙眼    反覆聆聽著這段旋律與其再現部...
希拉蕊真可說是將之詮釋的淋漓盡致了....
但很可惜    樂團承接小提琴獨奏的這段旋律時....
那種氛圍與感動已變調了...


帶有匈牙利風格的第三樂章
我想   我還是較為prefer 吉爾夏漢的詮釋風格吧! ^^"
在一開頭的雙音部分
希拉蕊拉得較為黏膩    
或許是想呈現樂曲宮廷式的華美與輕快音符躍動的甜美罷!
也許是我聽慣了夏漢與阿巴多所指揮的柏林愛樂的版本
希拉蕊在第三樂章的詮釋風格令我不太習慣 ^^"


整體說來
夏漢的音色較為恬實飽滿
甚至甜美的令人如癡如醉   無可自拔
但希拉蕊在抒情與歡快音符的部分
卻也展現出她獨特的情感深沉與熱情活力..
我想
無論是怎麼樣的演奏者
最重要的   還是她對音樂的執著
以及   她是否將自己的全身心和靈魂   都傾注於她的音樂中..



在希拉蕊的琴音中
感受到的   並不只是活力    抑或是後起之秀的新穎
而是    滿腔的熱情    謙恭的態度    對待人事物的認真與執著
看到的
是希望    是她內斂深沉的自省      是她滴在琴上的汗珠滴滴...




末尾
她許了觀眾兩首安可曲
她說著一口標準的美式英文
在架琴演奏第二首安可曲之前
她漾著滿心的微笑       說
"I didn't prepare any other else, but I will play something if you want."


我當時只是想著
真是個好可愛的演奏家! ^^
舞台上的她活潑可愛而平易近人
與她宣傳海報上給人的冷峻感受大相逕庭


後來實在是懶得去排隊要簽名了
想著簽回來到時候我也不知道丟到哪的...^^||
於是便又踩著攤攤水水回到政大



回來之後馬上把我的白褲子拿去洗...
一整個就是髒  = =||
我果然是沒帶大腦出門  XD

Posted by Quesara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