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點半上完俄會後
覓食的途中
看到校園內處處有人高舉牌子
廣告著今晚七點半藝中大禮堂的哈佛大學鱷魚合唱團


於是臨時興起   便撘公車上山去聽了



在新任校長吳思華的努力與積極下
政大成為亞洲哈佛    我想應該指日可待



這個哈佛鱷魚合唱團   果然名不虛傳
12個人    完全無伴奏的狀態下    音調奇準!
彼此間的默契也非常好
一整場下來    幾乎從未冷場
反而是觀眾喝采聲不斷
他們對音樂認真   卻也不忘用創意與逗趣的舉動與音樂結合
緊緊抓住觀眾的心



我想應當是這樣的。
瘋狂唸書的同時    也要擁有瘋狂玩樂的能力。



這也是為什麼    在我唸雄女的時候
一直覺得學校的時程表排得很棒的原因
每年校慶   總是排在段考後一週
但校慶前的前置作業    其實非常繁雜
要蹲在地上用一筒筒的油漆畫超大型看版
要佈置   要想園遊會要賣些什麼
要腦力激盪化妝遊行我們要辦些什麼
材料哪來?成本多少?時間怎麼分配?
因為於此同時段考迫在眉睫...




那能訓練一個人時間管理與分配的能力
以及如何同時處理手邊多項tasks 的能力...
上大學後    我發現很多人缺乏的便是這樣的能力
時常社團玩瘋了   然後主科當光光
或者因為同時身兼數職    而忙得焦頭爛額
我不敢說我時間管理與分配的非常好
但至少我還擁有一些自我的空間
至少還能做到一點遊刃有餘
為此   我很感謝在雄女時所受到的一些訓練



很多人都說不見得要唸名校   
但我想   名校有它成為名校的原因
不是因為名氣    
而是因為同儕之間所激盪出的思維與感動
因為這所學校所創造的共同價值與歸屬感
因為這所學校所帶給每個人的共同回憶與文化薰陶
當然這些並不一定要在名校內才找得到
因為其實真正珍貴的價值    在於你在求學的過程中
你與這所學校的人事物間的鏈結
以及它所帶給你的感動與內化





哈佛鱷魚合唱團當中有一個人是台灣新竹人    現在在哈佛攻讀經濟
還有一個是韓國人
覺得很貼心的是    他們每個人都準備了一段中文
向觀眾介紹他們來自哪裡   攻讀什麼   
並且合唱了"茉莉花"......
對於外國人而言   講中文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而他們居然將這首"茉莉花"唱得
令人聽不出任何一點外國人的口音.




政大是他們這次世界巡迴的第一站
接下來他們還會陸續造訪
香港  日本  瑞士  俄國  阿根廷.....等地
預計今年九月結束巡迴回到哈佛



一年前查哈佛的 VUS Program時
就約略知道哈佛自由開放的校風
當時哈佛有一位女鋼琴家    
向哈佛請了一年假舉辦世界巡演
被問到這樣休學一年會不會在學校有什麼影響時
女鋼琴家開朗的回答道:
"哈佛是一個學術風氣盛  卻也給予學生充分自由與發展空間的地方
當你想做什麼    學校絕對表達支持與歡迎! "
今天見識到哈佛鱷魚合唱團的世界巡演
才真正親耳確定了這個事實




我想    一個學校的優劣
不只在於它能給學生什麼    也在於學生對這個學校的凝聚力與情感
正因為哈佛自由開放的風氣
讓學生在鑽研學術之餘    也不忘追求與實踐自己的夢想與渴望
不管什麼時候
一個人都不該被制限    
但這在台灣    至少在我們學校    
休學一年去實現自己的理想     是非常不被贊同的
當學生覺得做什麼都綁手綁腳的時候
自然那份想望的心    便會逐漸被消磨殆盡
於是永遠在遠方畫著大餅....
想著.."等到...時候...我就可以...."
但那樣的結果只能是遺憾....。






現在的生活    
多了自在    多了精采    多了豐富     多了感動
我相信    我會過得很好
我相信    
很多只是我的 terminal syndrome
很快   便會消逝.......
很快    我會找回屬於我的快樂與笑臉。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