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動....我似乎只是不斷地向外尋求
卻不知該如何由自身內部感受創造。



的確,真實。



但要紀錄那樣的真實     需要高度的熱誠與創意。
於是這便又回溯到本源:人道精神與人文關懷。


若是一味地藉由外部追尋來感動自我
那麼回憶終究只能如照片的片段
逐漸與現實形成斷層並褪色。



於是,我問自己,於我生命當中,那樣的真實是否存在?


。答案是肯定的。


只是,現下的我,卻找不到方法將之具象與鮮明化......。
似在茫茫大海中失去方向的船舶
我感到沮喪而無助。



老虎的畢業短片令我感動莫名而急欲分享.....
但,拍出真實活過的痕跡,
看似簡單,本質上卻是極其浩大的工程。


倘若要紀錄這三年來我在弦樂團成長的足跡.....
我能刻下什麼.....又能映照出什麼......?

照片是死的,是人的回憶與感動賦予它靈魂。



許多人畢業....許多人離開.....
昱仁轉學成功....就要前往美國......
還有許多不確定性....塵埃尚未落定的我......
總想為你們做些什麼    
那麼在彼此揮別之後   想起這種種     便會記起勇敢與笑臉圓圓甜甜..
為你們送行.....也為自己送行......


儘管對於自己     不確定因子仍佔大多數
但我相信上天能看見我的決心。





與其說嚮往醫學系,
倒不如說是嚮往白袍下異常堅韌的革命情感
以及醫病關係中,與「人」頻繁的互動。





我一直在尋找感動,
於是積極的使自己暴露於那樣的環境中,
企圖在不斷追尋的過程中獲得.....。


但最單純的真實,其實就在我身邊,時時刻刻。



在我離開這裡之前,
我希望自己能有那樣的能力:
發現平凡中的每一處細膩與廣袤,並化真實為感動。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