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  我是身心俱疲。

 

心灰意冷到   連重述的意願都沒有

今天的場景   妳對我的叫囂

一絲一毫   都是如此不情願   再將那些場景自腦中撈起  狠狠想起...

那些瞬間凍結凌厲的眼神     震耳欲聾的責備

這一次談話   已足以將我傷到徹底   而心   如槁木死灰。

 

只是一個學分抵免   簡單不過的事情

為什麼到妳手上  會演變成需要這麼多程序的複雜難題

我不明白。

 

為什麼需要re-take exam? 甚至是 re-take course?

在我小小的腦中, 仍然無法理解。

 

我的解釋  妳不聽

Dean of the LSE General Course 所為我寫的 official letter    妳選擇ignore..

給我兩個選擇:下週考試, 或者重修...

 

 

這時候再去探究誰是誰非  或許已不再重要  也沒有意義。

而我究竟做錯了什麼?

是不是妳的yelling   我也應該心平氣和  理所當然的接受?

只因為  妳是professor   而我手無寸鐵...

 

於是  我的據理力爭   成了離經叛道

捍衛自我立場    成了以下犯上

 

因為從來沒有人有過異議   所以我不應該有任何的意見

因為從來沒有人覺得這樣不公平   所以我不應該覺得不公平...

這樣的邏輯    我無法接受   合理性又在哪裡?

只是   我並沒有選擇的餘地..

 

 

我不會說  在 LSE 辛苦

因為  再怎麼樣   我亦甘之如貽

而我起碼擁有言論自由   我起碼擁有彼此尊重

我對LSE甚至有些想念...有些眷戀....

 

回到這裡   我在 hierarchy 的最底層

沒有為自己捍衛的空間      只能全然無條件的妥協。

 

離開倫敦前, 便直發不好的夢...

每每從夢中驚醒的我    在心中祈禱過多少次     希望那樣的夢不會有成真的一天

但  顯然   現實比我的夢境要殘酷許多

即使只是幾小時前的記憶和場景   打下這些文字的同時    想起    仍不住顫抖。

 

步履蹣跚地步出系辦   下山的途中    

一個人   來到了溪流旁

河水澗澗   水聲潺潺

而我只是靜靜的望著  聽著  想著....

 

也就這一年了...我對自己說....

而我只希望能盡快離開這裡

踏上我下一段旅程    前往另一個天地     在更寬廣的天空中徜徉....。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