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donesia

 

上週   翻譯課的老師突然語重心長的向我們宣布

她下學期沒辦法繼續教我們了

"到明年1月  我回台灣就滿5年了  其實外交部已經多讓我待了2年了  是時候流放了"

全班一陣嘩然。

"老師要去哪裡?"

"這次是離亞洲比較近的地方,印尼"

"要去多久?"  我們像要失去了甚麼,只管緊抓不放。

"六年"

"可以不去嗎?"  我們仍然不想死心。

老師還是一貫的露出親切的笑容。

"不行耶!大家可能不太了解外交領事人員的工作性質。通常是在台灣3年,然後就必須外派6年,所以基本上9年是一個循環"。

 

我想,找不到比她更好的老師了。

老師是Harvard Kennedy School 公共行政碩士   最近兩三年才剛拿到碩士回來

她是歷任總統和各黨黨主席的翻譯   ITI 國貿班兩年期俄語組   

理工背景出身  大學是念 Engineering 的

 

只是幾個星期   我卻學到了好多好多

從最初的演講技巧  講者和譯者應有的儀態    到現在的逐步口譯

總是讓我捨不得錯失任何一堂課   任何一分鐘

我相信她還有好多好多想要教給我們    我們也還有好多好多需要向她學習

即使一年都怕學不完     現在卻到一月就要結束了....

而這中間我因為班機的日期    還必須請到兩次假

想到我有可能錯失的  沒學到的   和這樣短促有限的時間   便讓我掙扎萬分

 

我並不後悔那讓我踏上旅程長途飛行的緣由

因為對他們的想念  總在夜裡刺痛著我   那樣細密綿長

 

我想   我是過度貪心了     總是想攫獲住身邊的每項美好

每做一次決定和機會成本分析    便使我痛苦萬分

因為沒有任何一項我願意捨棄    也沒有任何一項的價值能夠真正被比較。

 

清晨八點

在百年樓那站下了車

老師就在我前方  幾步之遙

我沒敢上前去

只是怔怔的在原地   看著那襲黑色套裝下的背影

 

我想著  

若是我必須到一個   自己沒有任何想法與期待的國家

心裡排斥  卻毫無選擇一定得去    

我想著

若是我即將展開一段  每每讓我想起   與之相聯繫的  總是灰濛濛望不見盡頭的旅程

放下這裡所有的依戀⋯

⋯⋯⋯

那樣的我  將多麼惶恐。

 

 

或許從一開始   我便如此明瞭這樣的自己

對於自己沒有任何想法與期待的地方    我總會莫名的排斥

因此即使當時考俄羅斯公費     我也只是心不在焉

當時那樣渴望離開台灣的我   心裡卻掙扎著若考上了能不能放棄

 

總要在適當的時機點   遇到對的人事

才能扭轉我如此膽小又頑固的偏見

 

考完公費之後    便全心全意申請LSE 的我

只是那樣幸運的  拿到offer  並得償宿願  回到我朝思暮想的地方

我只是那樣幸運   在那個我所鍾愛的城市   有那麼一群愛我的人為我守候

 

Fortunate 和 miserable   對我而言    真的只是那麼一線之隔

只要一年前的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差池    今天的我便不會存在

過程多麼煎熬   所有一切又是多麼得來不易   許多人並不了解

而大部份時候我所得到的回應  是 "我家很有錢"⋯

我的心總在這時  涼了半截。

 

大多數的人   總是看到我發光發熱的一瞬間

卻沒有見到   我是如何用我的生命去燃燒

才換來那一點微渺的火光   在如此浩瀚的天宇之間。

 

我並不是一個能力強的人

我只是竭盡所能

我只是願意付出我的所有去努力

我只是願意掏出我所有的真心。

 

雖然我總是說    要能夠看得到世界

但我仍然活在自己短淺的目光之中

至少在我考慮留學國家時    英美仍然是我唯二的首選。

 

而截至目前為止   儘管我許多朋友都帶著許多美好的經驗和回憶從莫斯科回來

我仍然沒有辦法說服自己   到那個地方去生活。

I just dont see that coming.

 

印尼。

在那裡生活,六年,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我無法想像。

一年的莫斯科已足以使我驚恐萬分。

或許像我媽媽說的,我並沒有那麼強的適應力。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iyako
  • 看到「機會成本分析」,我笑了 ^^Y 國中公民課學的,真的很實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