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cle-1103511-02EC8D12000005DC-518_634x691.jpg 

回高雄的家  平靜的跨了年

想起去年此時在倫敦的瘋狂    跨2009的這個關頭顯得異常的寧靜。

正好小宥孜從日本回來了

我回高雄其實也只是想看看她而已。

 

無神的看著電視上轉播的跨年活動

我卻有個疑惑:為什麼我們的跨年活動總是需要大型舞台和歌手接力賽似的演唱?

                    為什麼在倒數的時刻總是一些行政官員的致詞?

 

於是我百無聊賴的按著遙控器上的按鈕    將頻道轉來換去

只是出現的畫面始終大同小異。

 

我想起去年在倫敦泰晤士河畔

人們只是和一群朋友聚在一起    不時地舉起酒來喝

看見那些也在喝酒的群眾    踩在地上碎酒瓶的聲響

在寒氣中更是美絕的 Big Ben

以及那不時似魔法氣泡般繽紛輪轉的 London Eye

我們需要的只是那一個 DJ 在每個整點報時

而後用他那高昂的"Are you ready?"的嗓音來炒熱氣氛

隨後是那首至今仍迴盪在我耳邊的 "London Calling"...

http://tw.youtube.com/watch?v=MqO1b-5RsAs

 

我想   那才是跨年對我的意義:

和所愛的人聚在一起(不論是朋友, 家人抑或是情人), 擁抱新的一年的到來, 並相信一切會更好。           

 

在河畔等待的那幾個小時, 我們是真真實實的, 對即將到來的一年, 感到開心與期待

主體不是搖滾歌手, 不是變相的演唱會, 不是主持人, 不是官員

真真實實的, 那些時刻, 是屬於等待與滿心期待的, 每個人。

 

翌日, 我透過BBC 看到了倫敦的煙火

http://news.bbc.co.uk/1/hi/uk/7806756.stm

每一顆心底層的幸福   毫不遮掩的   以最純粹的方式

流洩在每一道上揚的嘴角與笑靨, 揮灑在那一片零下一度的天空。

我看著看著...身體卻微微顫抖...  

我   微笑著   掉了眼淚...。

 

那樣的感覺, 我無以名狀。

那像是你曾屬於一個地方, 像是對自己的家鄉

你對它有好深好深的情感與依戀

每晚當你閉上眼, 你還能清晰的看見那些街景, 感受那些凜冽的風

而現在你像一棵樹苗被連根拔起

你不再屬於那個地方

而你也意識到   那是你或許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你能做的....只是像現在這樣   遠遠望著它...。

 

但   我想   我的眼淚不該出於傷悲...

我有多麼幸福

有你總是記得我在台灣的時間

101 煙火結束後我就收到你從英國發過來的簡訊

我有多麼幸福

有你總是願意當我的肩膀  讓我在疲累的時候依靠...

 

這個年關   寧謐   卻不孤單。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