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to the woods.jpg

回家偶然的  又重看了 Into The Woods

迴盪在我耳邊的音樂    此時聽來卻箭箭一語中的。

2008年12月31日

年底的最後一天   突如奇來的禮物   是我LSAT的成績

猶豫著要不要打開那封email  

想著遲早還是得面對   長痛不如短痛   一了百了。

 

去上課時  朋友說從沒見過我那樣死寂的眼神

我應了聲 "恩?"後    又陷入一片沉思...。

 

我想我甚至不感到難過

只是我眼前的一切景象   突然消失了一般遠走。

 

我不記得我跟除了你之外的什麼人說過這件事..

我想原先我連開口說話的慾望都沒有

這次回家很異常的安靜   

除了跟家人之間的話語   我幾乎沒有多說什麼

我只是用力的補眠   然後陪小宥孜玩耍  在那回家的三天。

 

直到你打電話來   一點一滴的瓦解我的心防..

I suppose I could no longer keep it to myself.

事件本身總是有facts and statements

通常我告訴別人facts  

但statements我會留給自己  因為那通常是我真正的concerns..

為什麼會告訴你我也不清楚..也許我不害怕你知道這樣的concern..

 

只是, 在我心裡, 更深的,

或許是突然意識到自己incompetent的恐懼...。

於是, Into The Woods的那些詞

頃刻間, 似乎替我解釋了一切, 關於我這些日子以來的死寂。

 

<Into The Woods- Agony- Act I>

 


 

 

<Into The Woods- Agony- Act II>

 

 

Agony

No frustration more keen

When the one thing you want

is the thing that you've not even seen.

              .......

Agony

Is the way always barred?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