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全家時不經意地聽見廣播

說近來因為天氣寒冷

許多人的手得了“凍瘡“

並呼籲要趕緊治療   不要延誤就醫

否則會引發更嚴重的皮膚炎   更甚者危及生命。

 

心裡只是暗暗的思忖著

原來台灣把這叫做“凍瘡“......。

 

記得自己07年在LSE念書時

手上就出現過這樣的症狀。

先是手上佈滿好癢好癢的紅色斑點

而後成了每次洗手的刺痛

最後整個手背呈現一片焦炭似的死寂。

 

這在英國是很普遍的現象

只要到當地的藥妝店Boots買條藥膏

一週左右就能痊愈。

 

我沒有辦法理解台灣的思維

總是將雞毛蒜皮的小事看得太嚴重

而真正該嚴肅對待的事卻不以為然。

 

小題大作是將這樣普遍容易治療的症狀說成“瘡“

甚至還提及了會有生命危險;

不以為意是認為公司有賺錢就好

將所有不合理視為理所當然  應當接受

自己做好自己的事  安分領薪水就好。

 

這樣的思維方式和生活態度

我無法理解  也沒有必要去理解。

 

是自己的人生阿.....

自己該負責  

決定自己的小船  在人生的大海上

該駛向何方  不是嗎?

 

我並不討厭自己出生的這塊土地

只是對於這樣狹隘的台灣思維趕到疲憊不堪。

我深知在這裡    我有翅不能飛

所以我要到能振翅自由飛翔的地方。

 

在London的有些時候

會突然想念起台灣冬日的暖陽曬在背脊上的幸福溫煦

也時常會想起台灣種種的風味

像是每年農曆新年總會吃的炸年糕........

 

台灣有許多美好的地方

只是我無法在這樣的框架中生活。

 

如行屍走肉般的生命

對我而言

是對生命的一種虧欠........。

 

                                      ---寫於新竹往台北的客運---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