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417.JPG

(Paddington- Heathrow Express)

第一次在飛機上完全沒睡覺

不是故意   只是忙著看機上電影。

 

 

10個小時前

我還在那令我直打哆嗦的天空下

因為 Piccadilly 的嚴重 delay

跟你東奔西走換 Hammersmith 到 Paddington 搭 Heathrow Express 的我

現在竟已身處離台灣只有一個海峽之遙的香港了

 

一過香港安檢就把在 London 時穿的大外套收進行李

透過上機下機聯繫的兩個城市

氣溫差異之大

在半空中飛行的我   總是後知後覺

 

 

我其實好想要一個歸屬......。

 

我無法決定我出生的地方和國籍

偏偏我對自己所出生的地方沒有一點歸屬感

 

我愛上了另一個城市    另一個國家

努力地想進入那另一片天空

卻偏偏沒有居留的權利

這是不是像魯迅說的"邊緣人"     我不清楚

只是很多時候

我所感受到的孤單

來自於這樣的矛盾與漂泊.......。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