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05446.JPG

 

*

有一位先生    歪著嘴    瘸著腿

在台北車站裡叫賣著花:

有向日葵,白玫瑰,粉玫瑰。

他 的身影,有時候在轉運站附近,有時候在高鐵售票處附近。

原先拖著行李箱快步行走的我

被那景象一震    停了下來。

我 小心翼翼地往回走了過去

問:先生,這些怎麼賣呢?

他歪著嘴   使勁而費力地吐出每一個字:一~支~一~百~

我 說:我跟你買一支白玫瑰好嗎? 微笑著。

他說:好~阿~!他,笑開了。

我接過花朵,說:謝謝你喔~而後報以微笑。

他  又再一次使勁的向我說謝謝    而後目送著我遠去。

 

**

總有一個婆婆    戴著墨鏡  

坐在離台北Princeton Review門口不到幾步之遙的地方

口中喊著口香糖    那樣叫賣著

上週四是我第一次注意到她

我問她   " 口香糖怎麼賣呢?"

她說    "一條二十"。

原先只打算買一條

但身上的零錢只有一個五十元硬幣

於是   我說

" 阿姨~我跟你買兩條,好嗎?我給你五十,不用找錢給我~"

而後我遞給了她一枚五十元硬幣,誠懇的。

當下我心頭只是難受

想著若是有心人   欺負她看不見

偷拿了她賴以維生的口香糖   她要追也追不上

該怎麼辦?

或是有心人給她假鈔假幣    她看不見  無從辨認

該怎麼辦?

我的這一枚五十元   可能是她這一整天的收入

她有沒有吃飯?

那天下著雨   颳著風   她有沒有一個可以遮風避雨的家可以回?

她的家人呢?會不會有人願意引導著她走路?

.....................................................

 

***

在與他們接觸的那一瞬間

我的心中總是冒出好多好多這樣的問題    心頭確只是愈發酸澀......。

我唯一能為他們做的    只有喜樂的微笑和我的真心

即使我的微笑當中   總是有好多不捨的眼淚。

 

眼盲的口香糖婆婆看不見我的微笑.......

今天傍晚去上課時我又看見了她    坐在同樣的地方

喊著口香糖...口香糖...

 

我不可能每天向他們買花和口香糖

於是我總想著是否有什麼方法能從根本幫助他們...

只是   這從來就只能是無解......。

對於自己的渺小和無能為力    感到自責。

 

有許多討厭台北的時候

卻也有喜歡台北的時候—

                                它讓我看見最卑微的角落

                                並感受那些

                                總是汨汨湧出

                                摻雜卻總多過喜悅的

                                心疼  與  不捨。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teargirl
  • 看著這篇文章,我泛淚了......是的,這個社會上有太多太多的人們每天都是多麼辛苦地掙錢維生。

    台北市真的是個讓我深感覺到沒有錢活不下去的一個city,(我想比台灣先進的國家可能會使我有更強烈的感覺)

    別自責^^勿以善小而不為,你的一舉一動都會影響著這個世界。

    國中的時候,老師就抄過這樣的句子給我們:痛苦的人沒有悲觀的權利(尼采)

  • Quesara
  • 你還真是讀過很多我沒讀過的東西耶~尼采這句話真是一針見血@@
    雖然如此,每次看到類似的人還是都讓我很難過~
    剛剛去面試完回來的路上,想說經過清大順便去買一下果子燒
    看到有個坐在輪椅上的先生,眼睛圓圓滾滾的很漂亮
    卻得用盡全身力氣跟我說話 話語還不一定清晰....
    後來跟他買了一盒棉花棒
    他很感激的跟我說:祝我事業成功
    講了三次我才聽明白 趕忙的跟他說謝謝
    然後他就這樣用行動遲緩的手
    慢慢慢慢的滾動著他的輪椅前進...
    如果我選擇不看見 是不是就不會覺得這麼心疼?
    只是如果人選擇不看見 他們又該怎麼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