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響情人夢-後篇.jpg

早上雖然早早地起了床   心卻尚未從昨日的疲憊當中甦醒。

也說不上來心中那渾沌攪在一起的感受是什麼

心情沒有好也沒有不好

每次上完 LSAT 的隔天   我就是處在這樣一個奇怪而 Neutral 的狀態。

 

總是一起床就收email的習慣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或許會打開海盜的藏寶箱    也或許會打開潘朵拉的盒子。

收到了一封意外的 message

我理不清我心中究竟是生氣  憤怒  還是其他我不知道名字的情緒

在我理解自己之前

我已經套上輕薄的春裝出了門。

 

千頭萬緒    我也不想再去探究所有事情背後的緣由

今天  我決定放自己一天假。

 

一路上失魂似的騎車到了威秀

拎著濕漉漉的裙襬走進了影城

我像在下雨天把自己當燈泡開關開闔自如的柚子

即使雨線倏倏風聲呼呼  

仍然處在一個詭異的Neutral 狀態。

 

看了想看好久的交響情人夢後篇

劇中許多部份都跟動畫版沒有太大出入

不過  中國留學生雲龍,千秋的舅舅表弟表妹和音樂營的Anna這些角色

當然還是照例的被刪掉。

 

看到預告片的時候

我最想看的片段之一   其實是清良的小提琴大賽

電影中加入了峰和真澄特地飛到巴黎替清良加油的部份

同時拍攝了許多巴黎著名的景點:

Arc de Triumph(凱旋門),Tour de Eiffel(艾菲爾鐵塔),Notre Dame(聖母院),Mont Marte(蒙馬特)等

一瞬間勾起了很多我在巴黎的回憶。

DSC02016.JPG Tour Eiffel (Eiffel Tower)

DSC02059.JPG Montmarte

 

電影中清良在 Cantona大賽中決賽的曲子

是Brahms Violin Concerto, Op. 77 (布拉姆斯小提琴協奏曲,作品77)

這算是我非常喜歡的曲子  

高三準備考大學聯考時這幾乎成了我每天的必聽曲目。

我所聽過將這首曲子詮釋的最好的版本

是小提琴家 Gil Shaham(吉爾.夏漢)和 Abbado (阿巴多)指揮柏林愛樂的版本。

電影中在清良拉這首曲子時

許多部份是由側面取鏡   也就是會看不到左手的指法把位和右手的運弓

另外很大的部份是用峰和清良的回憶取代

雖然知道對於一個完全沒有小提琴基礎的演員來說

三木清良這個角色能做到如此已經值得贏得80分以上的讚賞

但是每每鏡頭一回到清良在大賽上的演奏

我的心裡還是無法克制的直嘀咕:這地方不是這樣拉的...肩膀太高...運弓太僵硬...這裡要跳弓...

 

 

另外,野田對修得烈杰曼彈奏貝多芬的奏鳴曲時

雖說我也知道是用郎朗的配音    手部特寫都是別人的

只是....還是不自覺地注意到了手敲琴鍵的時間點和音樂搭配的時間點   有約0.5秒的誤差 LoL

 

 

不過整部片最觸動我心的地方

是野田結束與修得列杰曼在布拉格的首演後(其實動畫版debut是在London的

在夜空下,靜靜的對著蒼穹問道:我都有照所說的去做了,這樣應該夠了吧......?

 

修得列杰曼玩笑性的對野田說

“要哭就到我懷裡盡情的哭吧~”(伴隨一些搞笑誇張的肢體語言)

野田一聲不響   幾秒後便撲向修得列杰曼埋頭大哭了起來.....

她坐在台階上靜默時    我已能深深了解她心中的despair和疲憊

而人在瀕臨崩潰邊緣時    哪怕只是一支細微的銀針    也能瞬間傾圮心中所有防衛......。

 

我並沒有太多的思緒......

只是那一刻,我真的好希望你能在我身邊.....

而我能毫無理由毫無防衛地  在你懷裡放聲哭泣......。

 

 

“這樣應該就夠了吧....?” 我從來沒有問過自己這個問題。

總是有不斷的不夠,不斷的比較,不斷的期望.....

好多時候我沮喪的好疲倦,卻不自覺。

 

雖總說不去在意別人的想法和目光

而很多時候親人和朋友也只是出於好意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但我真的好累好累.....

符合這個人的要求,符合那個人的期望.......

 

雖然我總是認為我在做自己

只是自己不希望被任何人看不起的好強

又總讓我忍不住在意起別人的目光  別人的看法....

 

當身邊的朋友都在知名的大公司工作的時候

我會不自覺的逼迫自己也去成就一些世俗價值眼中的“成就”

好讓別人不 think less of me....

 

只是....你問我真正想要什麼...

我想要的是一幅圖畫.....一幅很簡單的風景畫....

畫中我們肩並肩坐在愛琴海邊    

微風徐徐     吹來拜倫刻下的詩

我們不發一語    卻心照不宣。

 

 

我只想要這樣的簡單

所有現下我所想追求的    都只是為了達到這樣的簡單而走的過程....

只是   有時候   我真想問.....

這路程何以必須如此崎嶇難耐?

即使泥濘的道路上,不也有迷人酒紅的落葉和來自森林的芬多精相伴.....?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