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_A0039.jpg

 

相較於我在竹科的日子

在IB的生活,日子箭一般似的飛快。

在竹科的每一天,時間似乎配合了那城市的步調,緩慢卻輕柔;

在IB的每一天,有沒有時間、做不做得完,並不是該問的問題

因為一切從來就只是 which to prioritise 的順序設定。

 

幾乎每天中午都在101美食街解決

時常會在行走的時候放空,想著這一切究竟是為了什麼......

 

 

 

無來由地想吃英式薯條 (chips)

想起那些我們總是在令人哆嗦的冬日裡

忍著嚴寒   牽著彼此幾近凍傷的手

在白皚的一片吹雪中

大老遠自 ASDA 提回來一包包的英式薯條.....

 

Irish Potato- Honey Mustard Flavour

利用午餐時間,從101走到已結束營業的紐約紐約樓下

第一次   買了 Irish Potato (愛爾蘭瘋薯)

很後悔當時跟你挽著手經過時沒有嘗試

因為  這是我第一次在台灣吃到這麼棒的英式薯條

比英國的 Nando's 和 GBK都要好吃

只是,你不在我身邊......

 

 

很多時候,我懷疑自己是否真的離開了那個地方...

那屬於我的蒼穹......

即使住在這裡,仍然維持著在歐洲的飲食習慣:

Subway, Paul's Flan Nature, chips, Starbucks......

Paul- Flan Nature

 

 

 

想起你要我學著放鬆自己,放慢步調

只是,即使我再怎麼努力,也無法做到

這並不是能夠強求而來的

因為,我很清楚,

只有當我能不自覺地感受到滿心的富足,那種純粹的快樂時

我才能是我

自由、恣肆的我。

England的我。

 

 

她說

“人世的一切我都已經明白

生命裡學會的一切只是要還原那個甚麽也不要的自己

在要盡了一切以後

勇敢的一一卸去

強大的脫開人間的物欲愛貪自私害怕厭煩虛無歡快成就權力

其實才是我們在此的唯一理由

強大是敢於勇敢的要一個完整的自己

而不是將自己委身撕成碎片

分給那一切物質、關係、背負、分裂”


 

只是....未曾得到,又拿什麼放下...?

 

我想   我是太過好強

想證明自己所能做到的一切

而後在爬到巔峰的那個時點

揮揮衣袖    不帶走一片雲彩

因為曾經擁有   我才能覺得不枉此生

 

現在

最大的心願    

只是能夠見你   回到倫敦 

和你快樂幸福地生活

一起上下班   一起吃飯   一起和彼此的 colleagues hang out

只是這樣平凡簡單   對我們而言卻總是難以企求的心願.....

 

最大的心願

是回到那一處滿樹的星光     掛上我們的笑靨圓圓甜甜

是在攝氏溫度負值的跨年夜  緊緊擁抱

等候鐘聲敲響12下的瞬間    天空陡然飄雪的感動滿滿

2009/10 Final Countdown!  

 

最大的心願

是牽著你的手   和你肩並肩

什麼也不想    坐在愛琴海邊

聆聽拜倫詩作的潮湧

Enjoy the sweetness of doing nothing....

 

 

時常思肘著

若能活在一、兩個世紀以前

我們是不是就能夠離幸福近一些....?

在經濟活動不那麼蓬勃的時候

在National Defense不這麼嚴厲的時候

在恐怖主義尚未萌芽的時候....

沒有IB, 沒有Attorney, 沒有總是比較優劣的自我....

我們....是不是....會更快樂呢...?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