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ct 15 Mon 2007 08:08
  • 隨筆

很多事情  好像現在又開始在腦中重整。

  
最近我在想
到底做到什麼樣的程度   叫做有成就
然後又想
一年後我回台灣去拿畢業證書   考外貿協會後
兩年受訓完成後
我難道真的就甘於做那樣的工作一輩子嗎?
                                                                               

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卻也沒有一個很明確的答案
是到底要做什麼   我才會有甘心  不枉此生的感覺
                                             


這次出國以前    一直希望可以在國外工作
來了之後   這樣的決心沒有改變
只是  多了一些附帶條件
希望至少兩三個月或半年能夠回國跟家人朋友團聚或度假的
不過要有這種工作應該很難吧
大概只是我的空想 XDD
                                                                               
                                                                               
於是在這種情況下   外交官的工作馬上就被否決
因為不可能滿足我這樣的慾望
而且時常是必須經年累月的待在同一區
之前我看的時候   好像一年的假期是7天
不知道現在有沒有改
 
我想我不是很想要這樣的生活...
但也不知道  對這工作  我到底有沒有誤解就是
                                                                               
                                                                               
                                                                               
                                                                                
有時候覺得很累
似乎從上大學以來
一直反覆思索著自己究竟要什麼   想要走什麼樣的路
想過什麼樣的生活
視野一直改變    想法也一直更迭
不知道什麼時候  能有明確的一天  然後能夠義無反顧的朝那樣的目標奔去
                                                                   

其實有時候  反倒有些羨慕唸醫理工的人
雖然選擇性比較少   跨領域也相對比較難
但是至少這種內心不斷與自我掙扎與抗衡的情況會輕微許多
說好聽是我們什麼都可以做  什麼領域都能跨
不過說難聽點  就是專業性與獨特性的缺乏
                                                                               
                                                                                
                                                                               
很多人時常問我要走向哪裡
但其實我也沒有辦法回答
於是很多時候這樣的問題令我感到困擾
目前我只是做我能做的
有什麼樣的機會  我就抓  就利用
只是做好當下的自己
但是要我明確的說    我到底想要做什麼   我還真的回答不出來
不知道這樣是不是有點糟糕....
                                                                                
                                                                               
                                                                               
                                                                                
國中時的願望    是能夠賺很多錢
除了自己生活必須的錢財外   剩下的都想拿去救濟給可憐的人

高中時的願望   是能夠賺高於生活水平一些的錢
然後將那些 extra   拿去幫助需要的人
                                                                               
大學時的願望    是希望至少能夠養活自己  不要欠債(例如:留學貸款= =||)
然後在自己有限的能力範圍內   盡可能的去幫助需要的人
 

愈接近社會   願望的circle就愈往內縮    好像有點無奈
雖然這種心一直都存在   希望到時候不要心有餘而力不足才好 = ="


每每看到在路邊三餐不繼  露宿寒風的人時
想到自己卻在這片奢侈的土地上   花費著父母辛苦掙來的錢
心中總有莫名的罪惡感   更勝於憐憫.......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Quesara
  • Re:t

    你說的那個婆婆 我也時常看到
    不過 更常看到的是 另一個老阿公
    我從國三一直看他到我離開台灣前
    他一直都在那個地方
    有好幾次我其實很想拿錢給他去好好洗個澡 吃個飯
    不過都沒有鼓起勇氣做
    再說 幫得了一次 卻幫不了一世
    我一直覺得 會有更好的方法 比起直接給錢
    其實 在教會裡面 有所謂的十一奉獻
    是拿月薪的十分之一
    我想 意義跟你正在做的 很相近
    不過 教會有規定 就是
    一定要是正職 真的是你的收入 才做十一
    如果是一般學生 打工兼差 或拿爸媽的零用錢 就不行
    因為不是自己實質的收入
    還滿佩服你的 因為你真的有身體力行
    截至目前為止 我只是空有那份心 卻沒有起而行

    行善跟行孝 這真的是完全等不得的
    我也有很深刻的這種體會

    我覺得我算是比較慢半拍的人
    踏出國門前 我什麼都不會想
    包括什麼culture shock..遠離家人之類的
    要到真的在當地遇到困難時
    我才會猛然的想到 親友對自己的處境是遠水救不了近火
    不過 通常等我發現有問題的時候
    因為知道沒人可以依靠 所以會用最快的速度調適自己
    讓自己盡快融入
    結果就是 過了幾個禮拜之後 我幾乎已經過著跟在地人一樣的生活
    不過 或許這是因為在英國
    去俄國我就不敢保證我還會這麼樂觀堅強了XD

    我想 並不是台灣留不住我
    是我個性的問題 XD
    相較於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
    來來回回的往返國界之間
    會使我覺得生活更加愜意
    我當然也會想念台灣(例如:物廉價美的食物= =||)
    也希望能夠回國貢獻所學
    但還是希望能夠時常變換工作環境
    一成不變的routine 會讓我失去熱情

    我想到那種工作 就是幾個月可以回國團聚的
    就是之前我媽跟我說的:導遊 XD
    其實導遊薪水挺好的~如果你能力強的話
    休假休的多 又能出國 小費也高
    不過就是看個人喜不喜歡那樣的工作生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