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琴韻隨筆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太久沒練琴
才練一個小時   就覺得好累...。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不管在哪一方面   或許都該學會"去執著心"...


心頭有沒有雜念   原來是這樣容易被昭揭。


彈琴的時候 若非心無旁鶩
那麼即使左右手做著一樣的觸鍵
也總會不經意地敲錯


倘若無法去執著心
就像我的右手   慣了擁有自己的意志與行動模式
執我而行之  
自然無法像左手那樣靈活而移動自如   不費吹灰之力



或許人生本應如水
如我的左手一般    可柔可剛     細水流長
那麼不管遭遇到什麼
皆能泰然處之  迎刃而解

若像我的右手   執我
到頭來   只會將自己搞得筋疲力盡罷了!


拉琴亦復如是。


在音樂被歸類為一門藝術之前   
或許其中蘊含更多的     是處世的哲理與智慧。



每個人在學琴的過程中
一定或多或少都曾遇到過當時以為跨越不了的障礙與瓶頸...
但當時或許就憑著一股"傻勁"
只是想盡辦法去克服


而人生中該具備的智慧
或許便潛藏在這克服的過程中。


處世需要學會"放下"與"接受"
當時我們放下自我的執念    接受自己的不足
也或許因為什麼都還似懂非懂
用著一股爛漫天真的傻勁   衝破了障礙與瓶頸


這股爛漫天真的傻勁   是必須的
卻也是現代人最缺乏與空洞的區塊......
沒有它   
便沒有熱情  理想
沒有改革的勇氣   沒有了自己。


而或許就像老虎說的
高人口稠密度間接影響了人們
並造成淡漠   疏離   失去自我與熱情的結果....
因為在彼此歧異性間"比較"的存在。


The thing that matters most is what you think of yourself.
The only person standing on your way , is you!
Each of us is standing on our own way!
Just be the one you wanna be!
Don't you ever forget who you are and what you've been trying hard to pursue.
You've got to be strong enough to confront, to conquer, to accept and to mature.





◎後記:
每次跟老虎講完話後   總會很想做筆記
但是每次都是用"回溯"的方式記下 
時常會有覺得可惜遺漏的部分= =||
記得的很有限    
原本記在我的小本子裡   
不過  那麼多有道理的話  應該要打上來跟大家分享XD
*做好自己本分內之事,使自己時常胸懷快樂、愉悅與恬足
去包容所不能包容,原諒所不能原諒之事。
*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幸福製造機─幸福不在別人保障,而在自己製造。
*換上平民的衣裝,去注意到那些非narcissisitic的人─組織中的主要組成人物,支撐起組織力量的成員。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一次沒有買票  就衝動地跑去國家音樂廳..


室友說我簡直是沒帶大腦出門..
因為外頭下著滂沱大雨
而我竟穿著白色長褲出門..
但我出門的時候沒下阿..= =||


匆匆忙忙趕到現場的時候
櫃檯上高掛的牌子寫著: 今日音樂廳之門票已售罄
我還是不死心的問了櫃檯人員
得到的結果自然是一樣的


心想著自己是笨蛋嗎....?   囧
坐捷運又不是不用錢  
千里迢迢跑來這   卻不得其門而入
心中的失落不言可喻


不知道恍神的坐在那多久
突然櫃檯小姐興奮的大喊: 這裡有多十張票  請大家排隊...
原來是有一位小姐  一次訂了十張票沒來取
於是在演出前一分鐘     我買到了票價720元的票
如願地進了國家音樂廳


心想著自己真是幸運阿! ^^



上半場有些無聊
差點睡去
好不容易下半場終於盼到了希拉蕊˙韓
她穿著一襲頗有中國風味的禮服自舞台後方步出
以往看著她的宣傳海報
總覺顏面冷峻    似乎難以親近



這日看到她時     卻完全將之前的印象推翻
她年輕   熱情    面對觀眾時總漾著熱情的微笑
感覺得出那是發自內心的笑靨   而不只是禮貌性的做做樣子
她  謙恭有禮    完全沒有一絲張狂和過度的表現欲
一架起琴來     便好似鑽石般光彩照人   架式十足   而琴韻悠揚如歌



布拉姆斯的小提琴協奏曲中
有一段抒情的旋律    一直是我所非常喜愛的
我閉上雙眼    反覆聆聽著這段旋律與其再現部...
希拉蕊真可說是將之詮釋的淋漓盡致了....
但很可惜    樂團承接小提琴獨奏的這段旋律時....
那種氛圍與感動已變調了...


帶有匈牙利風格的第三樂章
我想   我還是較為prefer 吉爾夏漢的詮釋風格吧! ^^"
在一開頭的雙音部分
希拉蕊拉得較為黏膩    
或許是想呈現樂曲宮廷式的華美與輕快音符躍動的甜美罷!
也許是我聽慣了夏漢與阿巴多所指揮的柏林愛樂的版本
希拉蕊在第三樂章的詮釋風格令我不太習慣 ^^"


整體說來
夏漢的音色較為恬實飽滿
甚至甜美的令人如癡如醉   無可自拔
但希拉蕊在抒情與歡快音符的部分
卻也展現出她獨特的情感深沉與熱情活力..
我想
無論是怎麼樣的演奏者
最重要的   還是她對音樂的執著
以及   她是否將自己的全身心和靈魂   都傾注於她的音樂中..



在希拉蕊的琴音中
感受到的   並不只是活力    抑或是後起之秀的新穎
而是    滿腔的熱情    謙恭的態度    對待人事物的認真與執著
看到的
是希望    是她內斂深沉的自省      是她滴在琴上的汗珠滴滴...




末尾
她許了觀眾兩首安可曲
她說著一口標準的美式英文
在架琴演奏第二首安可曲之前
她漾著滿心的微笑       說
"I didn't prepare any other else, but I will play something if you want."


我當時只是想著
真是個好可愛的演奏家! ^^
舞台上的她活潑可愛而平易近人
與她宣傳海報上給人的冷峻感受大相逕庭


後來實在是懶得去排隊要簽名了
想著簽回來到時候我也不知道丟到哪的...^^||
於是便又踩著攤攤水水回到政大



回來之後馬上把我的白褲子拿去洗...
一整個就是髒  = =||
我果然是沒帶大腦出門  XD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五月的春雨       那樣急促    那樣滂沱
雨過天未青
                    泥濘中
                               我的心    
                                          已悄悄萌出春芽。

向晚的街道上
我的情感    
                亦隨著春雨的律動   跳躍˙綿延...





韋瓦第的協奏曲春..
貝多芬的奏鳴曲春..
今天..我勇敢地...面對了你們...


一直拉不出那樣的感覺
之前不管曲子再怎麼修   總是顯得那樣刻意而不自然


今天的春
就像外頭不尋常的春雨
來得那樣突然     那樣滂沱
韋瓦第的嚴謹     貝多芬的奔放
我靜靜閉上雙眼     用我最真摯的心靈去拉奏


於是   此刻
我終於了解    所謂一個人將所有的情感傾洩於琴上的感動     是何等的優美    何等的享受


我的技巧或許還差很多
但   今日的琴音    卻異常甜美
拉奏巴哈時
音  沒有不準    強弱也做得分明   
弓速不再過快     手腕不再抽弓
眼睛是闔上的   
那樣的光景    好似月光穿透那葉上青翠的脈動     灑落一地銀片
叮叮噹噹     那樣寧靜     那樣甜美
在一瞬間       我      似乎了解了巴哈藉著曲子想傳達的意念


於是    我想起米奇要野田妹直面音樂的那一幕...
所謂開竅便是這麼回事吧...?
像是突然被音符與節奏環住了般
所有情感     於我所鍾愛的小提琴上表露無遺...



今日的甜美   不刻意   不矯作
是我所從未聽過的聲響與自然
是我所從未體驗的感動與美好


我一向喜歡自然的感覺....
而今日終於直面音樂的我
    今日終於拋棄所有世俗眼光   勇敢表達自我的我....

終於嗅到了那股自然的感動....
                    那股泰然的自在.....






希望你    常伴我左右
我知道    我會有勇氣    面對生命所有意義
我知道    我會將每一刻的感動永銘於心     不再對未知的未來畏懼..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