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突然想出去走走。

"有空嗎?陪我出去走走好嗎?"
傳了封簡訊給 Rui     已經許久沒有打中文簡訊了
只是這一晚    我實在無法很傳神的用英文打出這樣的情緒

中文在我心中   仍有著無可取代的地位。


原以為Rui 會思考一下再回我的
我還悠悠哉哉地在廚房洗碗
沒想到一口就答應了


沒有原因的   突然很想出去走走..

一般時候     只要回到hall   我是很懶的出門的
尤其晚上     只要想到一出去就凍得手腳麻痺    便趕快關上門回房間躲避

只是      今天晚上   
似乎再怎麼樣凜冽的風    也無法抑制與阻擋我心中莫名的想望。


只是可憐了想看電影的 Rui
硬是被我從溫暖的hall 拖了出去吹風
總是穿得那樣少     總說不冷不冷
不知道是真不冷還是在逞強


突然又很想去 Golden Jubilee Bridge
在那上面看河   對我來說實在是一種享受


很喜歡看海。
畏懼海的深與不可測    卻又深愛著那些聲響:
海風於耳邊呼嘯     浪花朵朵片片拍擊岩石
海水於我腳邊來來來去去   時而沁涼   時而溫煦
掀起我心中陣陣搖撼   時而波瀾狀闊   時而漣漪圈圈


或許對海  有著一種獨特而矛盾的情感
所以我時常   只是靜靜的在沙灘上   怔怔地望著。


這裡看不到海
River Thames 已足以讓我滿足地大口呼吸...



或許等天氣再溫暖一些吧..
我們去看海。



結果是  兩個人都不知道要怎麼從Borough走去 South Bank
所以就走到 London Bridge去了...


我的腳比較不容易感覺到冷   上半身比較容易
不過那麼晚走在外面   我真的第一次知道凍到手腳麻木是什麼感覺
頭微微的痛了起來
Rui
說外面還有6~8   還不算太低溫
心裡想著: 我的外套真的夠我撐到聖誕節嗎......?怎麼我感覺起來只有4...|||


手實在太冰了...即使放在大衣口袋裡也一樣
完全沒有加溫的效果
於是很頑皮的把手放進 Rui 的口袋裡幫他冰鎮 XDD


"
我簡直是找到了一個冰人!!!"
"
後悔嗎?"
"
後悔阿~應該找一個火人"
"
那後悔的話~讓給別人囉!"

說罷   Rui 調皮而迷人的對我笑了笑...
"
妳說  我會後悔嗎? 小傻瓜! "
聽得我心裡很甜...    
像第一次喝到威士忌草莓拿鐵的感動...
滿心的幸福   滿口的甜蜜。



我真的是120% 的路痴
只要遇到 ring road 或類似的十字路口我就沒輒   鐵定搞不清楚方向
回程的時候   Rui眼看著我朝錯誤的方向走去
又開始尋我開心了

"
這是一條直路耶~我的天阿" (每回嘲弄我便笑得很開心 = =||)
"
我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The legendary Sandra!"

不甘示弱的我  硬是厚臉皮的說"不覺得我很天才嗎?"

"
是阿! 妳這何只是天才!簡直是天才中的天才!" 

說罷    兩個人都開心地笑出了聲。




許多話   許多感動    我記在心底...
無法言說   無法描繪
深怕一勾勒   便失了它的繽紛   它的樣貌...


     我會永遠記得     你那真摯而溫熱的心。



謝謝你
總是   任由我任性  撒嬌
                
             陽光一般

             My  
                  sunny   
                              Rui .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