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話   似乎   放在心裡才是最好的
在最適當的時候    最適當的位置。
左思右想    或許不說出口   會比較好 
就這樣吧    我想。

早上十點半    每週二例行的fire alarm測試 
太專心做balance sheet    響的時候把我嚇得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是真的!)  


中午出門上課前     在高雄的uncle丟了一個skype訊息給我
說因為日本的新房子還在申請網路的程序當中   大概要一兩個月後才能用視訊
(大驚)  居然就這麼默默的搬家了!!!
上次跟他們用skype也幾個禮拜以前的事而已...
說新的房子有三個房間   整個裝潢都非常新穎  美輪美奐
覺得很驚訝的原因   是因為在神戶大阪那一帶
房價高得嚇人
之前也從沒聽他們說起




上完accounting的class   想著我的assignment 應該會拿F之類的
balance sheet 做得亂七八糟
看是一回事   自己做又是另一回事



兩眼無神的走到 Old Building
甫坐定    接到 Goldman Sachs打來的電話
問我修了什麼課    
然後問我這是不是我undergraduate最後一年←她說這個很重要
於是我花了很多力氣跟她解釋台灣大學要唸四年
然後因為一些原因   我回去還要繼續唸第五年
所以  technically   在LSE這一年  應該是我大學的最後一年
不過我回去還要延畢一年    所以我2009年才會真正畢業


她好不容易終於了解了我在說什麼
因為我申請的EVENT   必須是這裡大二的學生才能參加
反正就是2009年畢業的人才能參加的意思
本來跟我說可能有一點問題
繁冗的解釋之後  她終於懂了
就說會再EMAIL通知我有沒有被錄取
(只是個EVENT........)


開始無神的翻著電話簿
想起從在台灣就一直沒聯絡上的Alice
來這裡後每次互打電話彼此都漏接
今天終於聯絡上了
才約好明天吃飯
不一會兒去圖書館收信就發現明天我HRM course要小組討論   
又要改期了
不知道到底什麼時候才見得到面...||



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很倦怠
想著自己會不會走路走到睡著
昏昏沉沉的想著    回hall好了
還好還有一點清醒的成分    accounting的text book還沒還
24-hour-loan
逾時一小時 50p的樣子    
還好我想起來了    有點慶幸


走出Old Building     外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下了一場雨
地面濕漉漉的    溫度似乎又降了那麼一些    在那一瞬間。



很奢侈地走去Starbucks
兩個店員招呼我一個客人    真是尊榮
店員    一個英國人   一個亞洲人
我問亞洲人    Tazo Chai Tea Latte 喝起來是什麼味道
還等不及他回答   英國人說話了
"very spicy"~
亞洲人接著說
"Where are you from?"
"Taiwan" 我說
"Well, it tastes like the Chinese Medicine"
我一聽嚇死了   連忙開始看著其他口味    想著怎麼樣我都不要點中藥口味的拿鐵
後來那英國人弄了一大杯免費的給我喝    真的是一大杯
要我喝喝看    說他覺得很棒    不滿意再換
喝了之後   果然很棒  (亞洲人嚇我 = =||)
我實在是睏到不行    而且今天都還沒有吃東西
當下就點了一個Venti Size     我真的倦到某種程度
結果那個英國人   一邊幫我做咖啡   一邊指示著亞洲人   跟我收tall size的價格就好
真是受寵若驚阿~
tall size的價格   買到一杯 Venti size + 給我試喝的一大杯

。心裡暖暖的   很開心 。


坐公車回 hall 的路上
途中一個媽媽推著嬰兒車上了車
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覺得英國小孩很可愛
是個男孩   眼睛很大   深遂而迥然有神
咿咿呀呀的發出甜甜的聲音 
問這個媽媽小孩多大了
"Just past 6 months"
想起我家的小宥孜
大概8個月大的時候   頭的體積還沒有這個小孩的三分之二吧!


下了車    搖搖晃晃的走回hall
坐下開始打這篇網誌
很想睡   
但想著   明天還要小組討論GS的case
還有每次上課前都讓我很有壓力的Russian class
自己做完balance sheet 之後感到很慌亂的Accounting
HRM 的 essay...
Marketing的 take home mid-term exam..
還有我真的很希望能在這裡做的summer internship...
整個人很爆炸
雖然已經排定schedule   什麼時候做什麼
但還是會莫名的感到慌亂


雖然一直以來   都不斷的在處理 multi-task
可是每次這種multi-task出現的時候    還是讓我覺得很討厭。


除了學習    還有其他的
下禮拜就是winter concert    
我Tchaikovsky 的 洛可可變奏曲一次都沒跟樂團合過
因為我去了GS的 Event...
還有需要黑色洋裝   (還在想我要去哪裡弄一件出來)


到底看日出看了幾天我自己也不知道
感覺像是在沙漠中看見海市蜃樓
再怎麼沒力氣     也要拼了命爬過去
只是什麼時候會有終止的一天   我也不知道



或者像昱仁寫的   像是去年跨年時的台北101
他的比喻真是妙不可言    讓我笑到不行
不過倒是很符合我現在的狀況 XD

--引用--
"因為我現在就好像台北101一樣
假如機關時間都掌控的好好好
該會有漂亮的煙火
假如沒有電線走火應該會著火
變成柯南燃燒摩天大樓"



---

昨天從京璇的口中得知李毛推甄上了台大商研所
想著這傢伙居然什麼也沒說的同時
突然發現我們很相像的地方
之前怎麼問他他都不說他要推甄哪一間學校   就說再看看

通常我們這種人講這樣的話的時候
其實心裡早就有明確的方向跟答案了
只是怕說出了口之後沒達成     不知道怎麼善後與面對  

大家都很默默阿~
像那時候昱仁要transfer去美國
像那時候我要申請LSE

。害怕。

所以我們總要等到白紙黑字公告   事成的時候
才有那個膽量與勇氣告訴大家。


既然看了台大的榜單
想起之前可瑩跟我說她要推甄台大企研所
暑假有一陣子她寫自傳寫得昏天黑地     
就順便看了一下     是備取
不過    總覺得一路看下來    重榜的情形很多
也許會有機會的吧!


感覺自己已經完完全全的跟台灣脫節
毛說   最近研究所推甄簡直燒到一個高潮
我是一點也不知道  XDD

不過  或許這樣才是對的吧
在什麼地方   就要過著什麼地方的生活

這樣的感覺很複雜
就看著身邊的朋友們一個個考上了研究所
而我現在在這裡過著快意自適的生活  


不過    我很慶幸自己在這裡
因為那樣一窩蜂考研究所的潮流是會讓我倍感壓力的
時間久了    便會難以堅持自己的想法與初衷

就像當時我以Russian Language的背景去修Business and Management時一樣
許多人不認同我   或投以異樣的眼光
就像來LSE之前   每天總有不同的人在我耳邊說著不同的話...
我不喜歡辯解     也不喜歡解釋
說服了別人又如何? 這是我自己的人生。
但   的確有一段時間   被別人質疑久了    我也開始問自己這樣做到底對不對...

來倫敦之後   才發現這樣做的人   路上隨便抓一個都是
每個都比我強上好幾倍

若我現在不是在這裡
或許一段時間後    我便會屈從    開始覺得也許該在台灣考個研究所
然後跟著大家一起補習.......
丟失自己最初的夢想與理念...。


似乎一直都是如此。
總是倔強的不願屈從    
總是不願跟大家走一樣的路...


這樣或許好....也或許不好...
但重點是...
我認同自己的想法   而我不後悔    
這樣   就夠了吧?



---
有些話    不知道該怎麼說   
或許
等我想到   該怎麼樣表達才能夠達到efficiency的時候罷!
---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