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跟學姊還有小學妹回雄女

太久沒回來 哪個班級在哪裡 已經完全不清楚了

各個科辦的位置也改了 誤把社會科當國文科





就像往常我經過時那樣

雄女這座古老的建築物 自我畢業後

外觀看起來並沒有太大的改變

只是裡面的氣息 吐納之間 離我卻已是那樣遙遠......

遙遠的....有些不真實....



今天才聽學姊drawing說起

我的大學姐容慈 現在在台北的中華電信工作

雖然跟大學姐念同一所大學 在學校卻鮮少碰見彼此

大學裡的人 時常匆匆忙忙的趕路

但究竟要趕去哪裡......

到最終只是忙得連閒聊都成為一種奢侈



我記得以前 可以跟學姊聊一整個午休

時間 彷彿拖著重物行進似的

聲響滴滴答答 緩緩前行

而現在 只是坐在石椅上 聊聊未來

還沒說夠 天已悄然暗去



自己還是小高一時 彷彿還只是昨天的事

還在學校時的任真恣意 點點滴滴 仍清晰如畫

回神的剎那 卻早已被光速推向社會體系的環狀邊緣



我想 現在我有些能夠體會

老人為何總是感嘆時光飛逝 老提從前的事了......



當時還在畢業典禮當天拿著模考成績單的容慈學姐

曾幾何時 連大學4年的學業都已完成 踏入社會了

第一次見面就急著問我年次 深怕我這學妹年齡比她大的drawing

曾幾何時 也一腳站上人生的十字路口了......

而我呢?也思肘著自己未來的定位....

感到茫然 並不是因為無路可走

而是因為選擇太多 難以抉擇

有許多大道於我眼前開展 但我望不見盡頭

一旦做了選擇 便難以回頭

時間與金錢有限 回頭所耗的機會成本 難以估量



一個人所需要的 似乎不只是能力 還必須要有做決定的智慧



看著底下的學妹們 一個個的畢業 一個個的升上高三

心頭不免千頭萬緒......

如果人不具有"回想"這樣的能力

我早已忘了 剛進雄女時 我的雀躍與雄心壯志

我早已忘了 高二那些荒誕而異常充實的日子

我早已忘了 那些倒數的日子裡 同學與老師間革命般的情感

.........

10年後

當我們再聚首 又會是什麼樣的光景......?

經過社會的洗鍊後

我們還能保有那樣的單純與童真嗎?

還能像這樣自在的聊著彼此嗎?



一道道白衣黑裙交織出的霓虹

我只是遠遠望著 注視著



如果有一天 一陣調皮的風 不領情地吹起一頁頁緋黃

我知道 我會想起窗外這一道霓虹

掛上一抹淺脈的微笑

遠遠望著....注視著.......







後記:

國文老師聽了我未來大致的規劃後

笑著說:"我覺得以後一定會在報章雜誌上看到關於妳的報導"...

我說:"太誇張了...我想應該會先看到郭敏慧的名字"

兩人都笑了

人脈原來是這樣拓展而來

因為高中同學會在各行各業裡打滾XD

這位同學 以後想必會是赫赫有名的律師 ^^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