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沒看過拍得這樣好的電影了。

 

一直以來對國片沒有什麼好印象的我, 從不進電影院觀賞國片,

這次要不是涵涵和 Jason 提議去看, 恐怕我便自此遺忘了感動。

 

時光悄然而迅疾地推移    手邊似乎總有處理不完的庶務

而我就這麼任由忙碌    盲目的   將我拖曳前行。

 

或許很多時候, 我是能夠記起那些些許、那些片段的...

只是不願面對, 而我選擇遺忘。 

 

 

於是, 總要等到心中那處為我所掩埋的禁地,

那些思量, 那些記憶, 被這麼狠狠地喚起

我才驀地發現: 我的心中仍有愛, 而 part of me remains unchanged.

 

我注意到, 台灣近年來拍片取景的地點, 有往南部移動的趨勢

上一部戲是 "我在墾丁天氣晴",

而這次的電影 "海角七號", 則將拍攝地點選在恆春。

兩部戲都探討了城鄉差距, 並對鄉村人口外流問題多所著墨,

何以景色和自然資源如此豐饒的墾丁和恆春, 留不住年輕人?

 

我記得, 小時候, 時常和家人到墾丁去度假,

在龍磐公園靜靜的看海, 在"風吹沙"迎風而立, 望向遠方的遼闊。

我還記得, 第一次在鵝鑾鼻用望遠鏡看見土星的驚嘆,

在蒼穹底下, 我彷彿坐擁全世界, 為滿天星斗所圍繞。

高中時代, 時常一時興起, 便拉著朋友到防波堤邊看海

只是在岸邊看那潮起潮落, 卻總有一股寧靜的力量, 自地平線的那端, 似流水般注入心田。

 

我對海的眷戀是如此的深, 但最終,

海的呼喚並沒有將我留住, 我成了另一個出走台北的南部孩子。

 

 

看這部電影, 笑淚交雜, 

我認真的笑, 認真的哭...。

劇中很多笑點, 在於台語的運用, 這種還真的是完全翻譯不來。

 

除了電影本身非常爆笑以外, 

我那提議來看"海角七號"的兩位友人, 也讓我幾乎整場笑不停!

 

 

<電影開演前, 大量廣告放送中, 人陸陸續續進場>

涵涵:前面人的頭太高了,真礙眼, 我們去拿打鱷魚的鎚子來敲一敲!

我:XDD (這位小姐的語言加上做勢要玩打鱷魚的樣子整個讓我覺得非常好笑)

 

<電影正片開始前5分鐘>

涵涵:妳看了"赤壁"嗎?

我:沒有耶~不過聽說大家的評價不是很好。

涵涵:對啊!他們對話超令人無言的阿!有人問諸葛孔明說為什麼要搧扇子, 回答居然是"因為這樣我才能保持冷靜"!(邊說邊模仿孔明搧扇子貌)

我:(莫名的又覺得很好笑XD)還好他沒說"因為這樣我才能保溼"!

 

<正式開演>

(前面是一段日文的口白, 念信)

Jason: 它的翻譯怪怪的......(露出無奈的笑)

我:喔?

一時沒意會過來, 這位 LSE 新任台灣學生會會長, 雖然國籍是台灣人, 但3歲就移居匈牙利的布達佩斯

中文和台語當然"聽"和"說"都沒有問題, 但是閱讀速度英文還是比較快

電影結束後, 猛然意會過來, 原來剛剛 Jason 劇中所有日文的部份, 都在看最底下字小到不行的英文翻譯!LoL

瞬間大笑。當時 Jason 的笑  不知是靦腆還是無奈  =)

 

 

 

 

 

Left: Han-Han Hsieh, LSE second-year-to-be (Economics)

Right: Jason, President of LSE Taiwanese Society (Management)

 

 

*只要有朋友在我身邊, either physically or spiritually, 那兒就是我的天堂, 我的家。

 

**附錄**

<女王的海角七號觀後感>

http://www.wretch.cc/blog/illyqueen/12295811

我的文筆沒有那樣好, 很多時候, 甚至不知道該如何"我手寫我思"

但女王卻真真實實的寫出了我在電影當中所感受到的感動。

在地小人物的純樸可愛, 對這塊土地的執著與熱情, 兇悍而柔情...

我彷彿又重新回到, 那些日子...那些流光...

陽光自葉隙飄灑入窗

而每個清晨, 眼皮開闔間, 我眼前那些朦昧的希望....。

 

 

**海角七號照片提供/果子電影 http://cape7.pixnet.net/blog/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