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對我觀察入微  

總能一眼察覺  我細心隱藏的不對勁些微

即使我只是對著話筒  不發一語   

他卻能察覺    我流過淚。

 

他   體貼入微

溫柔耐心似深山中的礦石   千錘百鍊卻不消殞

他會問我千遍萬遍    

直到我開口說話   解開心結

而我再堅毅的盾甲   總在他面前  瞬間消融於無形。

 

他   像個陽光大男孩

佯裝把玩我手上的花兒戒指

卻默默用自己的手指   記下戒指的尺寸

而後將他精心揀選的戒指   藏在七夕情人節的花束裡隔著牆送給我。

 

他   有著比女孩更纖細敏感的心

秘密計算著我的週期  

在我最痛的時候

為我熱敷  捎來新鮮水果茶和熱可可

緩了我的痛   暖了我的心。

 

午夜夢迴

有時  他  仍會莫名地出現在我夢裡

原因我不想去探究

畢竟那一切    早在幾年前就已結束。

 

只是  回首  有時仍不禁揣想

曾經這樣相依相愛的兩個人

究竟  是如何走到這一步 - 形同陌路?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