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olin-player-oil-painting-f197e  

好多時候   我忘了那總在音樂和書寫中獲得救贖的自己......

而後  又總在最不經意的頃刻   全然淪陷於那如浪濤般席捲而來的情感渦旋。

 

 

近來看的書   總離不開金融經濟

對許多事感到百無聊賴   疲憊  厭倦

放眼望去   書店裡充斥著消費性書刊

古典文學只在角落一隅默然佇立  

洛陽紙貴如吳爾芙   銷聲匿跡。

 

即使如此,每每經過書店,我仍像被磁吸般無可自拔地走進去

所謂積習難改就是如此罷?

只是   那幾近蕩然無存的書卷文化  令我感到迷失。

 

我喜歡戴著耳機時   耳中的旋律於腦中共鳴震盪著的享受

那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時間和空間

垂下眼簾   我在我的小小世界中   感受那無與倫比的所有:

虞姬的心痛和毅然決然,

莫札特音符中的理性和秩序美,

貝多芬晚期作品中的悲憤絕望,背叛與掙扎...

 

音樂總與我的回憶掺雜   與我的夢想層疊

當那些音符於耳際流洩

我在我的世界裡   感受那每一寸心殤   每一分掙扎   每一脈絕望......

 

寫下這些文字的同時

我  仍在問自己:何去何從.....?

那17歲的自己,是否還認得,現下這離最初夢想已千丈遠的自己?

 

Will I be able to become someone great, at whom I can look back with no regrets?

 

回家的路上,日光於葉隙間灑落。

眼皮開闔間   才發現 - 

                               暖陽竟有刺眼的時候......。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