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去年在倫敦灑下的回憶太美好
讓我幾乎忘了  
當我這回隻身來到這個城市   一切將都不一樣    一切都將重新開始
包含適應期。


仍記得今年5月   自日本搭機回來時   
我坐在機上的窗邊   藉著拋射入窗的陽光脈脈   試圖粉飾兩頰上的淚痕
當時的我為情所困   為情所傷
當時的我卻也下定決心考俄羅斯公費   並同時申請LSE


我想上帝畢竟仍看穿了我的心思
他帶領著我   走回了我日日夜夜思念的這個城市


儘管  直到現在
那些他曾帶給我的傷害
我仍無法忘懷    更別談寬恕   我畢竟不是聖人
但機上的多愁善感   
已在這個   既是異地   又似家鄉的城市   一掃而空


我想    我不愛他   也不恨他
我只希望   他能學到一些教訓    關於如何待人處世   以及正確的價值觀


佑媽說   必須寬恕  必須原諒
但我想我已做到最大讓步   最大限度
當他到處抹黑我     我沒有反擊    只是沉默
我也未曾打擾他的生活    即使之前他曾那樣玩弄我
這是我所能做到的最大限度



來到這裡    從機上向 Heathrow Airport 望去    
燈光熠熠閃閃     美得令我感動莫名
從一開始的慌亂
怎麼從宿舍撘公車去學校  怎麼回來  怎麼去其他地方
怎麼註冊NHS    怎麼開戶   學校的哪個Building在哪.....
怎麼去大賣場...哪裡可以找到我去年常去的 Sainsbury..
到剛剛在 Sydney Webb House裡的 Atlas..
drinking and get exhausted...
算是慢慢的融入這裡的生活了吧...我想..



我曾說過   倫敦像是我的第二個家
雖然當我上星期初來乍到    仍曾感到無限恐慌與無助
但對我而言   這裡卻比台北要親切許多..
即使我已在台北待了三年     我卻從來沒喜歡過那個總是多雨而冷峻的城市
而倫敦   卻是經過短暫的適應期後    我能立即愛上的城市


Hopefully everything will be on the right track soon..   

Quesar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